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年代纪事 > 第110章绿帽子

第110章绿帽子

大队长是觉得一个傻子想独自上山是不可能的,且不说那边道远走不过去。

再一个山路也不好走啊,天气这么冷,又没穿袄子,哪那么容易走上山啊。

要说山上有机会,那池塘的机会就更大了。

现在的池塘都没设围栏,一时失足掉下去也不是没可能,看来围栏的要加紧弄起来了。

大队长这样想着,随后说到:“大家再在村里找找吧。”

找不到就散了,这话大队长没说出来,但大家都能听的懂。

果然各自散去后就在自个家附近转了转,没瞅见人,各自也就回了家。

闫思武一家人也很着急,但村里人该做的已经都做了,而且都折腾了许久了,再折腾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况且天又那么黑,还不如明天白天再找。

闫思武这样想着,随后便不安的睡下了。

闫思武和几个闺女还有小儿子倒是睡下了,闫平却是睡不着啊,这张翠红也算是在他手里弄丢的,怎么就在他手里头弄丢了呢。

要不是在他手里丢的,他就不用这么自责了。

闫平的思想也不知是怎么了,完全劈了叉。

他一边责怪自已不小心弄丢了娘,一边责怪弟弟妹妹娘都丢了还能睡的着。

在这样的懊恼自责中,他睁眼躺在床上一夜未眠。

闫华就不乐意了,你要是自责你就出去找呀,你又不愿意出门找,还要在床上装模作样的叹气给谁看呢。

反正他是没眼看,睡了半宿早早的就爬了起来。

娘不见了,他们自然不能就这样去上学,让春芳闫明帮忙请个假后再次进入到找娘的环节当中了。

他们几人起的早,出门找张翠红的时候村民们还在吃饭,伴随着孩子们的呼唤声,一阵尖叫声格外的引人注意。

众人以为出了啥事儿,附近的邻居纷纷放下碗筷过来帮忙,可谁知眏入眼帘的一幕差点儿没臊死他们。

这叫唤的人家并不是别人正是老王家,对于老王家,村里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也归功于他家里有个傻儿子。

老王家的儿子小时候发烧把脑子烧坏后就一直傻乎乎的了,这一傻就傻到了28岁,并且现如今还未成家。

在这个用粮食就就能换到媳妇的年代,他家儿子还没娶上媳妇除了穷,也再无其他原因了。

平日里生怕孩子出门惹事儿,老王家夫妻俩也是把儿子用绳子给系在家里的柱子上,这一系就系了二十多年。

张翠红傻了后,她的孩子们就是学的老王家的这个方法,这才让人稍微安份了点儿。

可眼前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张翠红,怎么出现在了老王家。

而且。

而且还。

两人没穿衣服呀。

这可怎么得了啊,这,这……。

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其中发生了啥事儿,王老婆子之所以大声叫喊了出来,也是因为一时间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会子被人指指点点了起来,她也觉得刚才太冒失了。

可叫都已经叫了,这会子后悔已经晚了。

王老婆子的叫唤声成功的把闫思武家的几个孩子给吸引了过来,挤进人群看到眼前的情况后,全都一脸懵逼。

他们娘,这,这,这下该怎么办,他们也没多大的年纪,遇上了这样的事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只嘚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无所适从。

关键是,张翠红和老王家的傻儿子一点儿都没有要醒的意思,无视众人,睡的那叫一个香甜。

隐隐的还能听到老王儿子的呼噜声。

王老婆子赶紧拿出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看什么看,别看了,别看了。”

王老婆子能赶走邻居,但不能赶走人家的儿子呀,可面对人家儿子,她要说啥呢,她又能说啥呢。

这样的情况她活了几十年也没遇到过,怎么就让她给遇上了。

闫华转身就跑了出去,在路上就碰到了赶过来的闫思武以及闫平,他不敢说是啥回事儿,只能赶紧把俩人带去老王家。

闫思武过来一瞧,差点儿没把自个给气过去。

这尼玛。

一大顶绿帽子就这样戴在了头上,关键是这俩人还无动于衷睡的那叫一个香甜,这让闫思武哪里受得了,冲向俩人一把掀开刚盖上的被子,大吼到:“张翠红,你他娘的找死是不是。”

张翠红的行为的确是在找死,可她意识不到呀,闫思武嗓门那么大,吵着她睡觉了,半眯着眼一巴掌朝着眼前的人拍了过去,“吵,睡觉。”

没了被子,张翠红冷呀,身旁又有一个暖和的‘火炉’,张翠红便往‘火炉’处挪了挪。

闫思武见到这一动作,差点儿那口气差儿没给缓过来。

看着院子里一动都动的闺女们,气不打一处来,“站那儿给人当门神吗?赶紧把你们娘给弄回去。”

是呀,先弄回去再说,三个闺女赶紧走了进来,捡起张翠红的衣服先给穿上,然后让闫平把人给抗了回去。

这其中老王夫妻俩的脑袋半点儿也没抬起来,闫思武怒气冲冲的跟在孩子们的身后回了家。

而这件事儿就这么个穿衣服的工夫,整个村都已经传遍了,闫思武自然也能意识到村里人的眼神变化。

大家都在一个村里住着,能有什么事儿是不知道的。

一顶绿帽子戴的结结实实的,关键是这要怎么计较,根本就不好计较。

闫思武是被怒气给冲昏了头,而家里的孩子们也是臊的慌没脸见人,一家人回家后直接关上了大门。

闫思武怒气再也忍不住了,对着张翠红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自然嘴里的话也不怎么好听。

张翠红被闫思武一顿打后,这才正式醒了过来,此时的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被人打着,一边哭喊着一边求饶,落到了春花眼里颇有些他们之前被张翠红打骂的影子在里头。

闫思武出了气,张翠红也被打的奄奄一息后,闫思武就不管了,气的关上房门一个人在屋里生闷气。

不关房门不行啊,他没脸见人啊。

不光现在没脸见人,他以后怎么在村里待下去了啊。

闫平更是一脸懵逼,他不过就是松开了绳子,怎么就发生这样的事儿了,早知道。

早知道。

闫平怪自个,可更怪的还是弟弟妹妹,如果昨天他们能搭把手,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了。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