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都市言情 > 终极神探 > 第五十七章、负荆请罪

第五十七章、负荆请罪

第五十七章、负荆请罪

够了。”桂行风大吼一声。“孟飞,你当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吗?”

桂行风拳头紧握,脸上充满了怒火。,桂行云是他的亲弟弟,孟飞打桂行云的脸那不就是打自己的脸。如果自己不站出来,以后怎么面对桂行云,别人会怎么看自己。所以,今天不管怎样,桂行风都要为桂行云出头。

“你是在威胁我?”孟飞语气冰冷的问道。

“对,我就是在威胁你。”桂行风瞪着孟飞针锋相对的说道。

“你还敢威胁我,你知道,打残你我只需要一分钟。”孟飞脸色阴沉,语气里充满了威胁。

“哼”。桂行风冷哼了一声,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来啊,你来试试。今天你要是打不死我,我保证让你以后的日子一点也不太平。”

“你看,你还威胁我,我疯起来的时候连自己都害怕,你确定你能承受后果。”孟飞问道。

“哈哈”。桂行风大笑了起来,看着孟飞说道。“你功夫好能怎样,你敢杀我吗?顶多你就打我一顿。但是你别忘了,这个世上比你厉害的有很多,比你能打的人也有很多。你的命能值多少钱,我有很多钱,多得我都不知道可以买你几条命”

孟飞看向桂行风,第一次有了停滞的感觉,此刻的桂行风充满了攻击性。不但语言犀利,并且字字充满了威胁。

“你也别看着我,我说的这一切你必须的认清。从小你就仗着自己功夫好肆无忌惮,可是你想过没,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这群人坐在一起?有钱?有权?还是有势?在座哪一位不比你强出千百倍,你有什么资格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和你计较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桂行风语不惊人死不休,每一句话都冲击着孟飞的底线。

迎着桂行风的目光,孟飞一步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大声的说道:“由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要和你们坐在一起,也从来不愿意进入你们的圈子。从一开始就是你们主动挑衅我。就算你们家大业大,也不能成为你们欺负我的理由。你骂我一句,我就骂你十句;你打我一巴掌,我就给你一砖头。别说是桂行云,就是你骂我师傅,我照样会给你三巴掌,不信你骂个试试啊。”

箭弩拔张,同样骄傲的两个人,谁也不想有半点退步。

原本桂行风只是想利用家族的势力约束一下孟飞的行为,却没有想到孟飞反击得这么干净利落,不卑不亢。你骂我,我就骂你;你打我,我就打你,合情合理。

“打我?”桂行风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第一次有了杀人的冲动,自己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赤裸裸的威胁,明目张胆的要打自己的脸。“你承担得起吗?”

孟飞看了看桂行风,然后转过头扫视了一下房间里的众人,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亲人不多,朋友也很少,好不容易有了这些人,所以我会拼了命的去维护他们。以前,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不会去考虑什么后果,也不在乎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火上浇油的很多,但是没有人会引火自焚,孟飞不会,桂行风也不会。

明明知道孟无极是孟飞的底线,桂行风不会傻到当着孟飞的面骂他。谁知道他会不会真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自己几巴掌呢。

同样的,孟飞自然也不敢主动去打桂行风的耳光。就如桂行风的威胁一样,自己的命值几个钱,到时候真把人逼急了,用钱也能砸死自己啊。

“人总该要有自知之明,如果自己都不看不清自己身处的位置,那么他的处境就会特别的危险了。”桂行风若有所指的说道。

“所有呢,你做你的豪门公子哥,我做我的无耻小流氓,井水不犯河水大家谁也别招惹谁。”

桂行风咬牙切齿的说道。“很好,非常好,来日方长。”撂下一句话,桂行风带着桂行云和桂惜情就往楼下走去。

“等一下。”

就在桂行风快要走出房间门的时候,一句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有件事你肯定忘了,他不是什么都没有。”官敏看了看李新月然后转过头看着桂行风说道:“他还有我。”

没有人敢忽视说话的女人,这个女人从出现就夺人眼球,无论是气质还是气场都让人折服,即便面对贺兰德和桂行风依然保持着高高在上的态度。

“哼”!桂行风冷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

——

米兰会所里,贺兰德烦躁的喝着酒。本来想借着刚刚接手贺家的势头出出风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官敏的出现让贺兰德始料不及,这个女人充满了神秘感,同样的也充满了危机感。没有人愿意和黑道上的人结下梁子,即便坐拥整个贺家的贺兰德。民不与官斗,商不和匪斗。“下面就看他的表演了。”贺兰德叹了一口气说道。

“还舍不得走吗?”孟飞看向秦无双。

“你家吗?还不让我坐会看看戏。”秦无双笑着说道。

秦无双不傻,一开始就嗅到官敏和李新月之间的火药味了,他特别期待着两个女人之间发生点什么。

孟飞看向李新月,表情显得特别为难。官敏特意跑来为自己出头,完事之后总不能拍拍屁股拉着李新月就回家吧,这样子太不地道了。

“早点回,晚了不给开门。”李新月站起身边走边说,留下了一脸尴尬的孟飞。

李新月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什么时候该让,什么时候该争。于情于理,今天晚上她都应该让孟飞和官敏呆上一会,至少要让孟飞和别人说一句谢谢,这样才能表现自己的大度,但是她同时要捍卫自己的地位。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一边约束孟飞不能夜不归宿,一边告诫官敏自己才是真正的女主角。

孟飞感激的看着李新月离开的背影,有时候他觉得李新月可爱得让人想亲上一口,前提是她不反抗的情况下。该给面子的时候给足了面子,不留情面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

孟飞看向秦无双,脸上带着嘲笑,说道:“秦公子慢坐,我就不打扰你的雅兴了。”

孟飞拉着官敏走了,留下同样茫然的一群人。

“这算什么事?我们被抛弃了吗?”林夕出声问道。

走出饭店后,孟飞松开了官敏的手。孟飞的心里官敏是一个特别能吸引自己的女人。感性上他喜欢被这个女人眷顾,但是理智似乎又在提醒着他不能对不起李新月,所以对于官敏,孟飞始终保持一种欲拒还迎的态度。

官敏注意到了孟飞的小动作后,突然停下脚步,脸上挂着委屈,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狡黠。

“怎么了?”孟飞转过头问道。

“你忘恩负义,你恩将仇报,你卑鄙无耻。”官敏嘟着嘴说道。

孟飞走到官敏的旁边,压着声音说:“诶,你别打蛇随棍上啊,我感激你,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肆意凌辱我。”

“你看,我帮了你,你一句感激的话都不说,这不是忘恩负义吗?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还反过来污蔑我羞辱你,这不是恩将仇报吗?你利用我来嘲笑秦无双,是不是特别卑鄙无耻啊。”官敏故意为难孟飞,一脸狡黠的笑容显得特别的小女人。

被揭穿后孟飞难得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捏了捏鼻子,孟飞说道:“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复杂,我挺简单的。”

官敏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根本没把孟飞的话听进去。“带我去哪呢。”

“送你回家。”

“可是我现在不想回家。”

“那你还想去哪儿。”

“去哪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什么人一起去。”

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遇到一个让自己脸红心跳而又不想拒绝的人,恰恰官敏就是这个让孟飞手足无措却又无可奈何的人。

一辆霸气十足的路虎奔驰在寂静的夜晚,像是一只野兽在浩瀚的山谷里咆哮奔跑,很近就停在了一座豪华而又复古的别墅前。

“等我,见个老朋友。”孟飞开口说道。

“你一点也不简单,你确定不用我跟你进去吗?”官敏戏谑的说着。

“不用,你待在车上已经很足够了”。

孟飞整理了一下衣领,推门下了车,一路畅通的走到了别墅的门口,敲了敲门,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开了门。孟飞只是和他对视了一眼,下意识的觉察到了威胁,不自觉的作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里面请。”老者沙哑的声音刺激着孟飞的耳膜。

别墅的客厅里的沙发上,贺家老爷子戴着老花眼镜手里拿着报纸,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手中的报纸上,似乎并没有觉察到孟飞的到来。

孟飞没有说话,始终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默默地等着。

很久很久之后,老爷子才合上报纸,整整齐齐的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摘下老花镜后仔细的观察着面前的年轻人。谦逊而又张扬的外表下,却又透漏出一股极度的自信。

“坐吧。”老爷子似乎并没有因为孟飞的到来而感到诧异,平淡的语气里隐藏着一丝威严。

“负荆请罪,不敢。”孟飞说道。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