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都市言情 > 怪谈心语 > 真实的自我(11)误发VIP重补

真实的自我(11)误发VIP重补

  自从这一次的手术,惠雪就再也没有下过病床。胃被切除了一半可不是闹着玩的,本来惠雪的身子就虚弱,现在又动了这么一次大手术,而且癌细胞还扩散到了肝部,至少这半个月,惠雪是不能乱动了。

  于是,铃木和惠雪的立场便颠倒了过来。从前,一直都是惠雪往铃木的病房跑,陪他聊天解闷;现在,变成了铃木每天往惠雪的身边蹭,又是唱歌又是念故事的,几乎把一个男人所能奉献的全部温柔都献了出去。在铃木的陪伴下,惠雪的病房中时常能传出银铃般的笑声。在所有的病房中,唯有惠雪的病房,是这样的生机勃勃。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惠雪的身子逐渐恢复了一些,已经可以略微地下床走动了。这一天,阳光依旧明媚、窗外依旧鸟语花香,只不过绿色的主旋律,已经渐渐变成了金色的辉煌。铃木一如既往地在床边陪着惠雪,惠雪则乖乖地躺在病床上,听铃木讲着动人的小故事。

  忽然间,病房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的声音,似乎还有几个人发出了惊叹,但是紧接着就被一句低喝给止住了“小点声!别被小雪听见了!”

  惠雪和铃木两人一齐皱起了眉头,看向了病房门口。

  “铃木哥哥,这是......”惠雪似乎有些担心。

  于是,铃木急忙换上微笑的表情,安抚道:“妹妹别怕,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哥哥我去看看外面出什么事了。”

  “嗯,好的。”惠雪乖乖的点了点头。

  然后,铃木就缓缓地起身,走出了病房。可是,他永远也想不到,就在他刚刚走出病房之后,惠雪也小心翼翼的下了病床,慢慢的蹭到了门前,侧耳倾听了起来......

  “怎么回事?医生,还有你们几个护士,干嘛都停留在这里?”铃木的语气听起来是有些生气的,因为他们打扰到了惠雪的休息。

  接着,一个男性的声音开口说话了,是惠雪的主治医师:“铃木少爷,您有所不知,我现在也是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小雪。毕竟小雪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我实在是于心不忍。”

  “到底是什么事情?快说!”铃木一听是惠雪的事情,立刻急躁了起来。

  于是,医师便犹犹豫豫地开口了:“其实......我们院方昨天接到了来自惠雪父母的消息,说是资金实在紧缺,已经决定不再支付医疗费用了......换句话说,就是放弃治疗了。”

  一瞬间,惠雪仿佛被闪电击中一般,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震惊当中。

  铃木听罢,顿时愤怒地吼道:“放屁!他们在中国是干什么的我早就知道了,财力几乎能抵我家的半个财团!怎么可能会缺钱!”

  医师也对此颇为为难,说道:“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们确实这样决定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呀。而且,惠雪在日本还没有办理国民健康保险,她的治疗费用可是相当昂贵的啊!我们实在是负担不起,所以正在犹豫,接下来要怎么办......”

  这时,一旁的几个护士忽然提议了:“不如,我们去召集医院里的同事们捐款吧!”

  “诶!这也是个不错办法!”医师也同意了这个方案。

  但是紧接着,就被铃木否决了:“别扯淡了。没有医疗保险的话,惠雪一个月的治疗费用就高的离谱,你们要募集到多少资金才够啊!”

  “那少爷您说怎么办啊?我们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嘛。”

  于是,铃木斩钉截铁地说:“带我去前台。以后,惠雪的治疗费用,由我们财团来承担!”

  “好!如此便再好不过了!少爷您跟我来!”医师听罢,急忙带着众人离开了。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惠雪却愣愣地瘫倒在原地,许久不曾站起。自己的亲生父母,却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抛弃了自己......虽然,也可以理解他们不愿意再负担这份高昂的治疗费用,但是......默默地,惠雪的眼眶湿润了。一直以来,总是开朗乐观、积极向上的惠雪,终于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流下了伤心欲绝的泪水......

  一个小时后,铃木才终于返回了惠雪的病房,看起来,说服自己的父亲花了他不少的时间。而当铃木进入惠雪的病房时,惠雪已经擦干了眼角,重新躺回了病床上。

  铃木的脸上挂着歉意的微笑,说道:“抱歉,惠雪,我离开的时间有点久了。”

  而惠雪,也明媚地笑了:“没关系的,铃木哥哥。”

  铃木再次坐回了惠雪的床边,拿起了书:“那么,我接着给你讲故事?”

  可是,惠雪却摇了摇头,温柔地说:“不用了,哥哥,我想这样安静的待一会,有你陪着就好。”

  铃木一愣,随即微笑着答:“那也好,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说着,他就把书放下了。

  一时间,病房里静谧了下来,仿佛一根针掉落都可以听见。铃木默默地注视着惠雪,而惠雪却呆呆地望着窗外。不知道为什么,铃木忽然感觉这样的静谧让人无比压抑。不由得,他有些坐立不安了。

  就在这时,惠雪终于说话了:“铃木哥哥,你知道吗。”

  “嗯?”铃木急忙坐正,调整好了情绪。

  “我啊,还有好多地方想去呢。法国的埃菲尔铁塔、德国的科隆教堂、荷兰的风车、北欧的森林......就算在日本,我也想看看京都的樱花、北海道的雪,泡一泡箱根的温泉,再坐一次迪士尼公园的摩天轮......好多好多,我都想体验......”

  铃木的鼻子忽然一酸,急忙忍住,笑道:“那些地方,以后哥哥带你去,只要你乖乖的,好好养病。”

  惠雪听罢,也笑了;可是,却笑得无比深远:“哥哥,我能遇到你,真的是无比的幸运呢,就好像是上天赐予我的最珍贵的礼物一般。”

  “这一点,我也一样哦,惠雪。”

  “哥哥,我好喜欢你。”淡淡地,惠雪表白了自己的心意。

  铃木的呼吸一滞,然后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惠雪的脸颊,幸福地说:“我也喜欢你呀,惠雪妹妹。”

  于是,惠雪甜甜一笑,忽然问道:“那么,我拜托哥哥的事情,哥哥一定会做到喽?”

  铃木坚定地点了点头,答:“当然!就算我豁出这条命不要,也一定会做到!说吧,你有什么事情拜托我?”

  惠雪深情地望着他的眼眸,缓缓地说道:“哥哥,你一定不要哭哦!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对、绝对、绝对不要哭哦!”

  铃木微微一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但还是答道:“好的,我答应你。毕竟你也说过,我笑起来是最帅的嘛!”

  于是,惠雪满意地笑了,轻轻说道:“哥哥,你先休息吧,毕竟你的身体也不好。我现在有些困了呢。”

  “那好,妹妹你好好休息,哥哥明天再来看你。”铃木听罢,便与惠雪道别了。然而,此时的他,却是万万想不到——这一别,竟是永远......

  当天深夜,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响,一众护士急忙赶去了惠雪的病房,然后又手忙脚乱地开始急救,甚至被紧急送上了手术台。

  铃木被嘈杂的人声惊醒,急忙走出病房,拦下了一个行色匆匆的护士,问道:“哎!等一下!这位护士姐姐,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被拦下的护士面容焦急,却也不能对铃木无礼,于是粗略地答道:“一个叫惠雪的病人,砸坏了病房的玻璃,然后把碎片插入了自己的喉咙,情况非常危急!”

  话说到一半,她就已经再度赶路了,一边跑,还一边自言自语道:“真是奇怪,她是哪来的力气砸坏玻璃的?明明那么虚弱......”

  然而,铃木却如遭五雷轰顶一般,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

  最终,惠雪经抢救无效,猝然而逝。当医生和一众护士们,推着病床走出手术室的时候,所有人都伤心欲绝,甚至有几个和惠雪关系不错的护士,都哭出了声。而铃木,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病床从自己的身前经过,白色的布单覆盖了惠雪那曾经开朗的面庞,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光彩......

  忽然,铃木扯了一下麻木的嘴角,然后一步、一步,踉跄着回到了自己的病房,默默地关上门,并将其反锁。

  “哈...哈哈......”铃木尝试着让自己笑,可是心中的酸楚却如火山一般喷发着。

  “哈哈哈...哈...哈哈......”他拼劲全力咬着牙,几乎要把牙龈咬出血来!只为了能让嘴角有毫厘的上扬!双拳死死的紧握,指甲掐入了掌心,鲜血冉冉地滴下,他却恍然不查;因为,那心里的痛,更浓!!!

  终于,铃木跪在了床前,将整张脸都埋入了被子,双手拼了命地撕扯着床单,嘴角才有了丝毫的上扬。渐渐的,床单被撕的破烂不堪,指甲也被扯裂了两片,但是悲伤却仿佛永无止境,似潮水一般一次次的冲击着那脆弱的心房!

  “不能哭...不能哭......”铃木这样念着,拼了命的将眼泪挤了回去,嘴角,已经淌下了鲜血,一点点浸染在洁白的床单上,猩红的刺眼。

  “哥哥,你一定不要哭哦!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对、绝对、绝对不要哭哦!”恍惚间,惠雪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铃木强迫自己扬起嘴角,但却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啊——!!!”

  突然,随着一声脆响,心中的某根弦似乎断掉了......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