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纨绔高手 > 第一二七章 恶心到极点

第一二七章 恶心到极点

林妍惜从小便在弘港市长大,所以文玩市场的所在,她倒是不陌生。

林妍惜亲自驾车,因为轻车熟路的关系,倒是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便来到了文玩市场。

弘港市文玩市场规模倒是很大,丁凡虽然没有去过燕京的琉璃胡同,但是东城的文玩市场,他却还是去过的,弘港市的文玩市场,仅仅规模恐怕就要有东城文玩市场三四倍大,一时间丁凡倒是有了些信心,这样大的文玩市场说不定就有自己要找的东西也说不定。

“这里的东西,以次充好,以假乱真的多,不过,看看倒是没有什么的。”林妍惜一旁说道。

从丁凡认识林妍惜到现在,这倒是第一次林妍惜主动和他说话,丁凡知道,林妍惜正一点一点的从以前的影子里面走出来。

“我也是随便看看而已。”丁凡冲着林妍惜说完,便沿着街道向文玩市场内走去。

林妍惜今天难得的好心情,她跟在丁凡的身后,倒像是散心一般悠闲。

丁凡一路之上,神情虽然看上去波澜不惊,但是他却暗地里将神识全开。不过,整个文玩市场,足足的走了一半,丁凡也没有碰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正当丁凡有些灰心的时候,一股熟悉的灵气倒是陡然的传了过来。丁凡当下心神一颤,他忙的向灵气传来的地方走去。нéíуапGě.сОМ

最后,丁凡站在一家叫做鞠明轩的地方,而之前的灵气,便是从这个地方传来的。

丁凡走进鞠明轩,很快便有服务员热情的过来招呼,丁凡进了店里之后,倒是很快的便发现了摆在了店铺角落的一个古鼎。

那古鼎大小倒是和两个足球摆在一起那么大,左右有耳,虽然这鼎的年月看上去已经十分的久远,但是丁凡还是从这鼎上感觉到了一阵阵残存的灵草气息。刚才也正是这些灵气指引丁凡来的这里。

在看过了古鼎后,丁凡已经可以肯定,这古鼎肯定是修真者用来炼制丹药的鼎炉了。鼎炉内残留的气息,正可以证明有修士曾经用过这鼎炉炼制过高级的灵丹,也正是因为如此,那鼎炉内的灵气才会恒古未消。

“这古鼎多少钱?”丁凡问道一旁的服务员。

林妍惜站在丁凡的身后倒是一阵的惊愕,她不明白丁凡怎么会询问一个古鼎的价格。难道他要买?

“先生你还真的有眼力,这个古鼎是最近从西城刚刚出土的一匹古物,据说这批古物应该是三国时代的物件……这个古鼎现在只卖十万。”店员一听说丁凡对那古鼎有意思,忙的一旁介绍起来。

只卖十万?!

林妍惜对文物也略有了解,古鼎在文物收藏类,是最容易走眼的,现在做旧的手法越来越高端,因为古鼎都是年代久远的物件,所以一些古鼎做假后,就连专家都难以分清,这些年来,古鼎的价格一年比一年低,而那个店员竟然开口十万,那分明就是在坑丁凡。

“八万吧。”不过就在林妍惜还在那想着怎么的劝阻丁凡的时候,人家老人家可好,却已经开始还价了。

丁凡既然认出来了这古鼎就是修士炼丹的鼎炉,那么不管多少钱他都是要买的。

“好的,先生,请问您是现金还是刷卡。”一旁的店员倒是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的说道。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林妍惜知道,丁凡肯定是被抓大头了。那个古鼎恐怕连一万都不值吧。现在人家八万卖了,对方能不高兴么。

“刷我的卡吧。”林妍惜站出来从包里将银行卡递了过去。

林青青之前有交代过要好好的招待丁凡,所以丁凡看好了什么,自然是不能够让丁凡自己出钱的了。

丁凡的钱全在储物戒指里,如果不想被别人发现的话,他还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取钱。此时林青青付账的话倒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了。

让一个女人付账,丁凡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要知道,就林妍惜的病,没有百十来万,那是根本就治不好的。区区八万,在人家那根本不当钱看,自己又正是需要,所以倒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果然是一个狐媚,竟然饥渴到了这个地步,花钱养小白脸了。”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这鞠明轩的内厅走了出来。

对方来者不善,丁凡砖头看去,此时,从内厅倒是走出来了一对男女。

让丁凡有些意外的是,这对男女之中,那个男的丁凡倒是认识,那个人正是自己来弘港市,在自己面前装逼,被自己踹翻的黄坚。

刚才说话的,是黄坚身旁的一个女人,那女人倒是身材比较的粗大,如果不是她留起来的长发,一般人还真的很难将这个人往女人堆里算。

此时,那粗大的女人脸色不善的看着林妍惜,而那个黄坚,则有些老实的站在了那女人的身后。

“你是林妍惜吧。”那粗壮的女子指着林妍惜问道。

“我不认识你。”林妍惜淡淡的说道。

粗大的女人轻哼了一声。“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却认识你。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黄坚的未婚妻,我叫做朱子芳。新加坡首富朱青云的女儿。”

林妍惜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你没有必要介绍你自己。”

朱子芳说道。“如果换做平时的话,我确实没有必要介绍自己,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我说话,更不要说认识我。我之所以要介绍自己,我是想让你明白一件事情,我不管你以前和黄坚如何,但是我现在告诉你,以后离开黄坚远一点。他现在是有未婚妻的人。”

丁凡一旁抱着肩膀,上次在机场外面的停车场,当时分明就是那个黄坚在纠缠林妍惜的。没有想到,这话竟然反过来说也行。

不过,丁凡现在却没有要出面的意思。

丁凡知道,当初在婚礼之上逃走的人便是这个黄坚,林妍惜心里的郁结也都全都是因为他,眼下这倒是一个好机会,一个可以让林妍惜放下包袱的一个机会。

“我想你误会了,我不会去打扰你们,但是也请你们不要打扰我……”

林妍惜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朱子芳倒是直接的发飙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臭不要脸到这个地步,说什么你不会来打扰我们,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当初黄坚离开你,你会卧病不起,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那狐媚的心思么?你现在就是想利用一切的机会,想要将黄坚从我的身边抢走。”

林妍惜看了一眼那朱子芳身后的黄坚。“黄坚,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的话,你就把话和你的未婚妻说清楚吧。我有没有纠缠你。”

朱子芳大手一挥直接将躲在身后的黄坚推了出来。“黄坚,那你现在就把事情说清楚。”

黄坚此时的表情倒是显得有些尴尬,他支支吾吾的一时间倒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有什么就说什么,墨迹什么呢?”朱子芳有些不爽的说道。

黄坚此时倒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他看了一眼林妍惜,然后才语气冰冷的说道。“林妍惜,你以后不要在幻象了,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我现在爱着的人只有朱子芳。请你以后不要再来联络我了……”

我了个艹!

丁凡一旁看着,如果不是想让林妍惜自己从阴影里面走出来,丁凡真的恨不得过去一巴掌将朱子芳抽死。

当日在停车场上的时候,他死企白咧的想征求林妍惜的原谅,现在却说林妍惜去纠缠他,真可笑。

“你……你说……你说什么?”林妍惜眉头紧皱,一时间脸色煞白。

“听见了么?林妍惜,这一次我放过你,不过,要是让我再知道你纠缠我未婚夫的话,那么你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朱子芳指着林妍惜的鼻子大声的说道。

林妍惜此时觉的胸口一闷。顿时她便觉的眼前一黑便晕厥了过去……

林妍惜堪堪落地的时候,丁凡走过去一把将林妍惜抱住。

黄坚此时却根本连看也没有看林妍惜一眼,他一脸讨好的搂着那腰足有水缸粗细的朱子芳走出了鞠明轩。

丁凡以前还真没有想过,恶心一个人会到吐的地步,现在只要想起黄坚来,丁凡便觉的一阵阵的反胃。那感觉是真的想吐。

丁凡随后将一道真气输入到了林妍惜的体内,林妍惜此时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林妍惜此时的脸色已经没有了早上的那般红润,此时她的眼神再次的显得无神了起来。

丁凡知道,黄坚的言语再次的伤害到了林妍惜,丁凡之前便知道事情会是这样。但是,林妍惜的心病,如果不攻又如何能破呢。

“试着放松些,如果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丁凡将林妍惜扶着站了起来,一旁说道。

“可以……可以陪我去喝一杯么?”林妍惜站在那里,眼神有些无神,那憔悴的模样,看着让人心疼。

丁凡点了点头。“好。”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