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武侠修真 > 邪妃溺宠:战神大小姐 > 第489章:救命

第489章:救命

“然后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他也不知道他问这些问题对他有没有意义。只是,既然问了当然就要问到底。

她眼神一冷,逐而转为温柔,嘴角竟带上一丝笑意。笑得让上官颐心中生寒。

小静宣听得夫人二字,立刻耷拉下头来,摆摆手说:“我也不是故意要为难他,只是想给他个时间,好好想想为什么一天不到就回来找我,琼琚阁的改造就真有那么大困难?还是他自己没仔细琢磨我的话。”

牛叔上带着些水和干粮,倒是解了小静宣一时的温饱。走了大半天,到了晌午时分,两人总算是出了林子。

“也不是了,我和娘有时候一天三个饼,有时候一天两个,有时候娘就只给我吃,她说她吃过了……”

珂儿点点头,“我会道歉的。”

珂儿抓药回来,小静宣已经梳洗完毕,在厢房内等着她。

“是是是,小凤姐,马上来……又不是赶着投胎,催什么催。”小静宣抬起头,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不满地抱怨。细致白嫩的脸颊在这一擦一抹之下,沾上了不少黑色的碳灰。

“秦先生好。”小静宣起了,轻轻一福,嘴里却还是唤了先生。

某清晨,小静宣懒洋洋地起了,闻人延华负手立在她旁说:“宁儿,太医说你应该多在外走动,我陪你到院里散散步可好?”

“别怕,有我在。”小静宣扬起一个标准的大尾巴狼式笑容,连拖带拽地把碧巧带进所谓的贫民区。

“我……”珂儿双眼迷离,她缓缓述说,“其实,很羡慕他……”

她冷声道:“你对我好,你对我好才怪。”

意,猥亵。

“这个是她给你的,可是不要告诉我。”

“小心。”

“如此便好,”小静宣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道:“我睡了,折腾半宿,好累。”

“今为祝贺玉儿九岁生辰,朕与各位齐聚在此,那么今晚就暂时放下国事,也不必去顾忌许多规矩,众卿家只享受这美酒佳肴,良辰美景便好。”闻人延华收回目光,转而对着院中坐着的众人说道。

旁边的人似乎都在畏惧此人,什么人,想必就是大富大贵,有权有势之人。

睁着那双天真无暇的,让人无法怀疑,充分信任的眼睛看着他,一直看着他。

“可本王怎觉温老板方才似乎略有愠怒,可是对本王打扰到你感到不满?”

珂儿还未开口,他已道:“他没事了。”

季燏凝眉,却在墨一闪烁精光的双眸盯视下道:“在下季燏。”

季燏冷冷的丢给她一句话。

珂儿难为道,“颐哥哥,昨晚凤轩宫遭遇盗贼,丢失的正好也是七熏丹。”

淡淡的烛光从纸窗透了出去,一抹浅红色的影静静地伫立在院子的角落里。

珂儿叹道:“你是不是很讨厌他们的做法。”

上官颐道:“这些人,我们不能总绑着吧,对他们太不公平了。”

“温姑娘,若是你想回如意楼,明早我便派人送你回去。”洛云墨见小静宣沉默不语,就又加了一句,好让小静宣安心。

她飞离开,气得后的人哇哇大叫。

上官颐道:“你当时为什么阻拦。”

她翻了翻白眼,心中骂自己:我在胡思乱想什么。

到常去的地方,买了常用的胭脂。拎着小香盒,珂儿很悠闲的走在街上。因为刚刚被轰出来,她不急着回去,买完东西后就到处闲逛。

无恨,你失去的,我会帮你全部拿回来,那个人的命也一样,我毫不怜惜。

“颐哥哥。”珂儿面对上官颐时总是笑得蜜一样甜。

说到老乡,小静宣突然想起来楚无恨昨晚极力辩解他不是现代人,而是地地道道的皇朝人,小静宣咬了下柔软的唇,问碧巧道:“碧巧,你是什么时候跟在洛公子师傅边的?”

“那么,等公子回来,我转告他姑娘来过。”

珂儿也在逛街。她说来逛街的,当然是逛街了。

“颐哥哥……”她顿了顿,展颜笑道,“我马上回来。”

半个多月的时间,小静宣被闻人延华暧昧不清的态度弄得晕头转向,几乎无暇再去思考自己从皇宫逃脱的计划。加之闻人延华每守在小静宣旁,她也没有机会从行宫离开。

他可怕,他无敌,他残忍……

“恩?”

本来就不关我的事。

晋妃这番做作,小静宣心中自是明白的。小云显然是晋妃手中的丫头,自己掌掴了那孩子,现在竟然赖到她头上来,实在叫人心头郁闷。

小静宣……姐姐……

“如此便多谢了。”小静宣手脚并用爬上马车,左易在一旁本想搭把手,但碍着小静宣份特殊,终是纹丝未动地站在了原地。

眼神黯淡,眼前浮现珂儿纯真又淘气的笑脸。

而白钰大大不同,此人行事深不可测,根本让人无法猜测。

“玉箫?”

“嗯,很厉害。”

“咦?比姐姐年长就要叫叔叔?”

闻人延华沉默良久,终是说出了他自己都不能相信的话,他说:“既然是我的妻,那么,侍寝吧。”

“红叶山庄与飞雪楼呀。”萧珂儿嘴角带笑,目光转向季燏,道:“季大哥怎么看。”

出了镇江,他们正赶往天水宫。天水宫一定是在依山傍水的地方,可是没有人会向往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是个陷阱,百花宫的女人是神圣的,那天水宫的女人是妖艳的。所以那是个那是个藏着媚毒的温柔陷阱。

季燏就这样沉默的看着泪流满面的珂儿,珂儿不停的流泪,却没有哭出声,站着,流泪,神呆滞,眼神茫然。

“侍卫大哥,难道你没看见我正在抓小偷吗?”

再说,季燏是那种随便陷入危险的人吗?

“然后……”珂儿面露难色,“还没有想通。”

珂儿心中暗自伤神,什么嘛,人家还赔上了一间厨房,好人真不好当。

羡慕,对的,就是羡慕,羡慕着他有母亲陪伴在旁。我啊,三岁就没有娘了,三岁的我才那么一点大,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十几年过去了,我都忘了娘长什么样了,是丹凤眼还是和我一样大大的眼睛,是讨厌燕窝莲子羹还是喜欢酸辣黄瓜,是经常把自己化妆成美美的样子还是总是素颜朝天……我不记得,我真是不孝的女儿,我竟然把我最的娘亲给忘了,忘得一干二净,忘了轻吟的细语,忘了柔柔的抚摸,忘了暖暖的怀抱里那淡淡的清香,我什么都忘了……

她喝道:“我不管,如果那座庙不灵我就毁了它。”

“仇深似海。”

“这位公子的对仗还算工整,只是意境上与温姑娘差了一些,语句间也不够雅致。”二楼雅阁的公子再次开口相评,短短几句,却也说出了众人的心意。

季燏话音刚落,城镇的西面,燃起熊熊大火。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进到宫廷,成为皇妃,开始小说般的生活。她不懂得权谋,不懂得规矩,只依仗着闻人延华莫名地宽容,在宫里小心地生活着。

这次修容被崔铁柱抓住的原因也是一样。李震偷了崔铁柱的钱去替自己父亲还债,却将罪名扣在修容头上。李震本以为他偷钱之事会像往常一样,以修容出卖劳动力来解决,谁料想崔铁柱竟然要砍下修容的一只手。

上官颐正在房外等着他。

大概是慌乱的奔跑,她的衣服已被撕裂,手臂上几条长长的伤口,鲜血不住往外渗,一滴一滴的掉下来。

季燏眼神一颤,手中的剑微微握紧,或许是本能,能看穿别人心事人,实在让他很不舒服。

她哼哼的冷笑几下,准备先开口打破沉默,反正自己也不会计较。

想到此,不看向季燏,却见他依旧冷如冰霜,不暗自伤神。

“啊!”一声惊叫溢出唇畔,只因太过沉迷新买的首饰,而没有发现一个男子竟若无旁路的挡在她回去的路。

“在下洛云墨,敢问姑娘芳名?”洛云墨侧头问小静宣,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柔和,让人看着心里一暖。

她指着后的人道:“他叫墨一道士,用不用算算什么。”

闻人延华牵着小静宣在房中坐下,唇边勾着一抹笑说:“昨晚怎的走得那么早?”

小静宣开了门,正是多不见的左易恭顺地立在门口。

“你别走。”

看来关于武林最近出现的几件怪事,是应该好好查查。

季燏暗叹,认为是百花宫所为也好,这样珂儿就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珂儿道,“我知道,蓝儿,你去调查一下那个胆大妄为的刺客到底出何门,为何要来刺杀丞相,扰乱我天朝的太平盛世。”

“珂儿啊,你这是干嘛去。”

“她曾经失忆,目前大约还未完全记起。”月扬眼中滑过一丝失落,小静宣的毒,他知道,那毒很慢,会令人丧失一些记忆,但只要调理的好,也不会致命。不过此毒最为麻烦之处就是解药难寻,其中一味红顶雪芝,怕是遍寻天下也难得一株。

085寒梅怒放

因为有你这个凶神恶煞在,才会没人的。

“你是说季大哥?”珂儿睁大眼睛,狐疑道。

月扬一瘪嘴,委屈道:“若若冤枉人,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不会武功的?”

“姑娘,贫道送你一句话,量力而为。还有季少侠,从你气色看,明之后,你上的力气会逐渐消融,你可能再也拿不起剑。”

楚无恨的脸仍旧没有表,只是在与小静宣对视的一瞬,平静如水的眸子里仿佛有些变化。但那变化快得让人难以捉住,就连看的最清的小静宣也觉得是自己花了眼。

“今天天气真好……你,能不能笑一下,板着脸很影响心的。”

珂儿眼珠一转,轻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想见见他。”

“奴婢该死……”一脸自责的小红最先跪下,然后扬起俏不屈的脸庞,道,“奴婢保证,一定会把公主找回来。”

少年脸上惊讶转为无限温柔的笑容。

上官颐接着道:“听说那个寺庙很灵验,所以香火非常旺。”

痛!

“那么……你对他的事了解吗?”

009奇妙的缘分

出了掬愚阁,楚无恨的脸瞬间降至冰点。

小静宣手指轻扣着桌面,感觉脑袋微微发胀,一些凌乱的片段迅速在脑中闪现。

白钰大笑:“小公主,你安静些吧,这马车是特制的,你逃不了。”

“小姐……”

琐事不提,楚无恨带着小静宣低调地到了司徒泰的府邸。进到前厅,小静宣这才发现府内的阵仗不一般。

“左易,我离开的这些子,夫人在如意楼可还顺心?”楚无恨和左易走在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楚无恨绝美的容貌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珂儿站在他的后,面对这个突然变得脆弱的影,不知所措。

季燏冷哼一声,继续往火里添柴。

小静宣懒洋洋地挪到院子里,躺在摇椅上晒太阳,想起昨晚的一幕,唇边扬起一抹笑容,看上去有些冷淡,充满了鄙夷的味道。

黑衣人冷哼一声,收回冷剑。转。

那是他牵肠挂肚,无时无刻不思念的人儿,突然,她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他本以为这一辈子再也不无法看见她,在他痛苦不堪时,她却来了,还和以前一样,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只是不应该属于她的悲伤却跑上她绝美的脸庞让他心疼,心痛。

一笑,她道,“请问小姐您怎么喊救命?”

季燏,你是不是讨厌我。

蓝儿虽一男装,但上仍透出一股飘逸娴雅的动人气质,一双美目,柔似水。

“你喜欢我吗?”

就像娘和爹一样,那被破坏得惨不忍睹的家,那一地的血迹,那充满血腥的屋子,从那一刻起,我就立誓一定要报仇雪恨。

萧珂儿回到凝香楼,她上楼时,扭头看着楼下大厅歌舞升平,光乍泄,还有着那一张张得到**满足的世俗面孔。珂儿觉得口一阵沉闷,心里升起一股厌恶的感觉。

季燏见到她,脸上一丝忧郁立即散开。自从知道她为了自己施了逆天之法,把毒都转到她

本书来自l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