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武侠修真 > 语化成仙 > 260.筑基

260.筑基

手捏灵符,范逸之更是有恃无恐了。虽然只是一些纸质灵符,而不是威力更大的兽皮灵符,但范逸之自信足以能够对付这些逃亡的阴灵宗弟子。

他飞身而起,看准前方正在逃亡的阴灵宗弟子,用力一抛,那灵符在空中一颤,“啪”的一声爆裂开来,随即化成一道火光,向那阴灵宗弟子飞去。

那阴灵宗弟子似乎听到背后传来异响,大惊失色,想也不想,身体硬生生的向一旁跃开。

“轰”的一声,那道火光击中方才阴灵宗弟子所在之地,立即出现了一个圆桌般大小的土坑,坑中都是黑色的焦土,还散发着阵阵青烟。

那阴灵宗弟子暗自庆幸躲过一劫,用怨毒的眼神瞪了范逸之一眼,猛地一张嘴,吐出一股黑雾,向范逸之喷去。

趁着这功夫,那阴灵宗弟子转身继续夺命狂奔。

范逸之自然知道这黑雾可不是什么灵气仙云,急忙屏住呼吸,朝一旁躲开。

就这一耽误的功夫,那阴灵宗弟子已经逃出十丈之外。

能躲过傀儡兽冲击,傀儡人箭雨和元真门弟子袭击的三重攻击而幸免于难者,无不是适心思缜密、功法高强之人,范逸之扫了一眼,能在追击中袭杀逃亡的阴灵宗弟子的寥寥无几。

越追越远,范逸之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现在已经深入阴灵宗大营内部了,而阴灵宗弟子也在被袭击的慌乱中恢复过来,开始重整阵型,开始反扑。

一时间,许多傀儡兽和傀儡人都被蜂拥而至的阴灵宗弟子合力摧毁,木材破碎轰然倒下之声不绝于耳,听得元真门弟子一阵心痛。

“呜~~呜~~呜~~”一阵悠长而号角声在元真门弟子身后吹响。

这是撤退的信号。

已经达到了突袭的目的、早已无心应战的各位元真门弟子听了心中大喜,急忙打出手印诀,让傀儡人和傀儡兽迅速撤退。

范逸之持刀而立,望着远处怒吼奔来的阴灵宗弟子,竟然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有种想要冲上去与之厮杀,一直大战到底,而且似乎认为自己不会战死的错觉。

真是奇怪,为何自己竟然可以藐视如此之多的阴灵宗弟子而怡然不惧?

程衡见了范逸之这种表情,非常吃惊,大声说道:“范师兄,我们快撤吧!”

范逸之扫了一眼四周,发现元真门弟子们大都开始撤退,点了点头,与程衡一同撤走。

不大一会儿,众人便撤到了阴灵宗大营之外,没有丝毫停留,继续向白璧山撤退。

*

*

狂奔离开阴灵宗大营,众人收拢了傀儡人和傀儡兽,大致清点了一下,大约损失了三十多个。

奔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望见三位长老立在高岩上,一脸平静的望着归来的众弟子。

“诸位弟子辛苦了,速速回归师门!”一位长老高声道。

“遵命!”众弟子回应道,纷纷绕过长老所在的高岩,向师门退去。

眼看离师门只有数里之遥了,众人不由得放松下来,纷纷放满了速度,喘了口气。

远远望见白璧山护派大阵的灼灼青光,犹如一堵不可被攻克的固若金汤的高墙,给了众人极度的安全感。

范逸之收回长刀,忽然感到浑身无比燥热,仿佛身体里有一股火流,在不停地游动乱窜,以至于他不得不张大嘴,大口大口的呼气。

“这是怎么回事?”范逸之大吃一惊,自己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难道是凝灵丹吃的太多了,体内积攒的灵气无法宣泄?

体内的“火流”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体也越来越热,仿佛自己是被放在了一个烈火上烤炙一样。

周围的人看见范逸之的异状,也不禁吃了一惊,纷纷向他投去好奇的目光。

忽然,范逸之四周的灵气开始向他慢慢聚拢过来,仿佛磁石吸铁屑一样。灵气从范逸之的口鼻儿等七窍中灌入。

不大一会儿方圆十里的灵气呼啸而来,像刮起来一阵狂风,一时间飞沙走石。

众人惊慌失措,纷纷躲避。

灵气形成的气流在以范逸之为中心的四周不停地流转,范逸之感觉自己处于漩涡的中心。

“这是……”范逸之震惊之余,忽然想到什么:“难道我要筑基了!?”

没错!

这种将周围灵气全部吸拢过来,灌入自己身体的现象,范逸之在很多介绍筑基的书上都看到过,有的书还配了图画,现在的情形和书上描述的一模一样!

范逸之将青电长刀收入储物袋中,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整个人进入入定状态。

灵气流越来越浓,越来越多,围着范逸之飞速旋转,许多灵气灌入范逸之的身体之中,将范逸之的境界不停地向上提升。

现在范逸之到了冲击筑基的关键时刻,自身的修为在一直疯长,力攀筑基高峰!

一波又一波的灵气灌入身体之中,范逸之感觉自己坐在海底,以自己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无数的海水掀起惊涛骇浪,向漩涡中灌进来,无休无止。

范逸之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狂喜,努力使自己心静止水,疯狂的吸纳喷涌而来的灵气。

他感到自己的修真层次如有了灵性一般,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跳跃、击打、冲撞限制它的一切束缚。它要长大,它要增强,它要成为不可遏制的力量!它要冲破炼气的束缚,冲击更高的修真层——筑基期!

每冲击筑基一次,范逸之的身体都会发出一阵强光,五彩斑斓,炫目至极,让周围的炼气期弟子们无比震惊。

能亲眼目睹有人筑基,这可对自己的修真之路大有裨益。

*

*

“有人要筑基了!”一个带队长老望着远处范逸之引起的风暴眼惊呼道。

“谁?是谁?”众长老齐声问道。

“是哪位师兄门下的亲随弟子?”一个长老有些羡慕的说道。

“哦,究竟是哪位弟子修炼到了这种境界,竟然在战场上筑基!?”众人好奇的纷纷望去。

“是他!”程长老看清那人的面容之后,不由得惊呼道。

“怎么,程师兄,你认识这位弟子!?”一个长老扭头问道。

程长老笑道:“何止认识,而且此子曾与我谈过几次话,与我孙儿甚是交好。”捻了捻胡须,摇着头,似乎觉得不可置信的说道:“没想道一个杂役弟子竟然筑基了,真是奇闻,奇闻!”

“据我所知,杂役弟子中能筑基的,万中无一。此人若非心志坚定,就是有一番奇遇,否则怎能窥得修仙大道而筑基呢?”一个长老也面带不可思议的表情喃喃说道。

“我说诸位,别再说这些没用的了,我们几个赶快过去给他护法,让他顺利筑基,此人可是我们元真门近三十年来唯一筑基的一个弟子啊。哈哈,我们又多了一个筑基期修士,在白璧山三派中,实力又增强一分。”

众长老飞身而起,分别落在范逸之四周一离开外。

此时,灵气气流呼呼作响,吹得众长老衣袂飘飞,须发狂舞,但众人都是都是一种狂热和欣喜之色。

在这道魔大战之时,自己门派又多出一位筑基期修真人,那可真是可喜可贺之事。

几位长老分别站在范逸之的四周,将那些想凑近看热闹的弟子全部驱赶走,并厉声警告不得大声喧哗骚扰。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范逸之所在之地的灵气流才开始变慢、变淡,最后变得似有若无,直到众人看到范逸之依然在地上盘膝打坐。

难道筑基失败?

众人一脸困惑的望着范逸之。

而事实上,筑基失败也是常有的事,并非每次都能成功。所以有人为了提高筑基几率,经常会选择一些灵气充足的地方去闭关,而现在范逸之所在之地,离白璧山较远,灵气稀薄的可怜,所以筑基失败也是有可能的。

众人一想到此,不由得摇头叹息,为范逸之惋惜。就在众人打算前往范逸之处去看看时,忽然异象陡然出现。

范逸之纵身跃起,飞到十丈高空,仰天长啸!

啸声中有说不尽的淋漓畅快、潇洒自如,仿佛被囚禁了五百年终于脱身而出!

只见范逸之周身光芒四射,灵光流转,发出丈余长的光芒,照亮了方圆十里之地,映除了其他炼气期弟子羡慕嫉妒恨的脸孔。

“成功了!”程长老失声叫道。

“没错,此子筑基成功,我们元真门又添了一位筑基期修士!哈哈哈。”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范逸之长啸声止,身上的光芒也慢慢变淡,开始缓缓落下。

他长出一口气,不可思议的审视着自己的身体,又抬眼望了望四周,脸上一片安详之色。

自己终于筑基了,达到了公冶子前辈当年的修真水平。

想起自己自从得了《禽言兽语》之后,刻苦钻研,历经磨难,九死一生,终于向修真之路迈进了一大步。

如果说炼气期是远眺山门的话,那么筑基期就是踏上山门的石阶了。

公冶子前辈在天之灵保佑,老天不负我,我亦不负天!

范逸之深吸一口气,更加坚定了修成仙道的决心!

《语化成仙》第一卷终,也是全文完。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