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玄幻奇幻 > 一寸山河 > 001章 瘸子和哑巴

001章 瘸子和哑巴

霜杀百草的时节,崖壁上仍有一点新绿。

姜宁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脚下一深一浅,来到了山壁近前,一只手握住边上一块岩石突起的棱角,就要攀爬。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来人是个二八年华的清秀少女,一身茶色的粗布素衣洗得有些发白。

“你不在家里呆着,怎么跟来了?”姜宁轻笑,脸上分明的棱角都柔和了些。

少女双手拄着膝盖,面色涨红,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气。

姜宁也不急,就那么静静的等着。

过了片刻,少女胸口的起伏缓和了些,这才气呼呼的走到了姜宁的面前,扯着他的衣角就往来路去。

姜宁突兀的握住了少女的手,少女触电般的松开,神色间有些羞赧,更多的则是质询。

姜宁笑道:“半年了,主药辅药都已找了七七八八,就差这一味‘霜耳’作引,今年的冬时已过了近半,舍了这一株,打春之前还能不能再找到,都难说,若找不到,又要等下一个冬天。”。

少女指了指自己,又摇了摇头,也顾不上羞涩,拉着姜宁的手就往回走。

“苏鹊!”姜宁还是停下了脚步,认真的道:“鹊儿,真的没事的,百来米高而已,更高的山壁哥哥我都爬过。”。

少女脸上怒意更甚,一把推开姜宁,自己就要去爬那峭壁。

冬晨的日光尚未铺满半边的天空,崖壁上裸露在外的石头多有积霜旧雪未消,冷且滑。

姜宁无奈的叹了口气,昨日二人便发现了这株‘霜耳’,只是崖壁太高太峭,苏鹊担心他的安危,死活不肯他冒险去摘,二人只得打道回府。本想着趁夜半鹊儿熟睡的时候偷来山上取药,终还是被她发觉,再次功亏一篑。

“好啦,别闹了,我不采了还不行吗?”姜宁摇了摇头,他此刻虽是个瘸子,体魄比常人却要好的太多,苏鹊不过是个瘦弱且营养不良的女孩子,这么陡的山壁,她是不可能爬上去的。

少女不依不饶,仍旧艰难的往上攀登。

“真是怕了你了!”。姜宁笑骂一声上前,抱起苏鹊的双腿就往山下走,全然不顾背上少女的拍打。

待二人回到村口,雪花又开始簌簌的落下,姜宁摇头一叹,他腿上的伤还没好利索,这场雪一下,十天半个月的,那株‘霜耳’是真的不能再去采了。

“哼!”

去路被人挡住,正是村长的儿子李大彪,这家伙人如其名,是个彪形大汉,一身的蛮力在村里罕有人敌,再加上村长在背后撑腰,更是横行霸道无人敢惹。

“怎么,有事?”姜宁皱了皱眉,前段时间李大彪想对鹊儿做坏事儿,被他给撞破了,虽说他没有宣扬,但此刻也没什么好脸色。

李大彪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上次他自恃武力欲行不轨,却在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手上吃了瘪,不过这一次,他带了帮手。

“一个瘸子,一个哑巴,你们两个倒是般配!”李大彪身后跟着一胖一瘦两个流里流气的汉子,说话的是那个瘦子,言语的空档,也不忘肆无忌惮的盯着苏鹊的胸脯和翘臀来回打量。

这俩人姜宁也都认识,皆是镇子上的青皮无赖,胖子叫白熊,瘦子叫白猿,他一眼就看出这兄弟二人都是铸魄九层,仗着有些个修为,没少在小丘这边收取保护费。村子里的年轻姑娘或多或少都被他们上下其手的揩过油,俱是敢怒不敢言。

李大彪有了胖瘦两兄弟撑腰,顿时又来了底气,狞笑道:“老苏烟儿原是村子里的书匠,门生故旧不少,我爹不肯得罪,这才不许我动你,嘿嘿!如今人走人情走,人死牵连断,那老家伙已经去了土里半年有余,鹊儿,你一个捡来的丫头,再没人替你出头了!”。

苏鹊的脸色有些难看,村子里的姑娘,好几个都被这李大彪给祸害了,没法子,他的姐姐李十月做了那青玄外门执事--双江铁玉山的小妾,如今这村长的一句话,可要比笼丘县的县主大人还管用。

“当我不存在么?”姜宁一把将苏鹊揽回自己身后,冷冷道。

“嘿!”一直默不作声的大哥白熊终于开了口,“倒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单这一点,老子待会儿给你留口气。”。

姜宁冷笑:“冲你这句话,待会儿我也给你们兄弟留口气。”。

“大言不惭!”

兄弟二人一母同胞,天生就有灵犀感应,配合无间,就算是凝血境初期,他们也胜过那么几个,眼前这个半点气息都没有的瘸子根本不放在眼里。

“裂石劲!”

兄弟二人同时出手,左右夹击,拳头攻向姜宁的两肋,封住了他闪躲的空间,眼下除了后退就只能硬接下来。

姜宁当然不会后退,鹊儿就在他的身后。

左右双拳齐齐甩出,以攻对攻,拳拳相交!

一旁观战的李大彪正想幸灾乐祸的说一句‘蚍蜉撼树不自量力’,眼角的余光却瞥见姜宁依旧稳如泰山的站在原地,而胖瘦两兄弟却是倒飞而出,躺在地上抱着手臂嘶声哀嚎!

那白熊一边哀嚎,一边惊恐的叫到:“凝血巅峰!不!是生虚境!怎么可能,不到二十岁的生虚!”。

“姜宁,姜爷爷!小的瞎了眼得罪了您,给您磕头赔罪了,还请饶了小的一命!”。

那李大彪一听姜宁是生虚境的强者,直接两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疯也似的磕头求饶。他那个在青玄道宗外门当执事的姐夫也不过就凝血七层而已,生虚境的强者那都是觉醒了虚土的超级猛人,在外门当个实权长老绰绰有余,即便是内门弟子,能够在二十岁之前觉醒虚土的也是凤毛麟角,这样的存在,若真是青玄的弟子,十有八九该是最最金贵的核心弟子了,即便不是,也不是他那个便宜姐夫可以招惹的。

苏鹊厌恶的别过了头,不想再多看那家伙一眼。

“滚吧!”

姜宁一指剑气点出,轻松搅碎了李大彪体内的铸魄气机,此生他将再无法修炼!

李大彪怨毒的瞥了这边一眼,连滚带爬的逃离。

“喂!说你们呢!别在那儿鬼嚎了,刚才那两拳没打断你们的手臂,只是因为有事情要交给你们去做。”

姜宁一脸的颐指气使,丝毫没有对待苏鹊时的耐心。

那白熊和白猿二人皆是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毕恭毕敬的道:“先前有眼无珠多有得罪,大人有何吩咐,我们兄弟二人但凭差遣!”。

“听风崖上有一株‘霜耳’,你们帮我取来,这件事便算揭过。”

兄弟二人闻言皆如释重负,取那株‘霜耳’虽是不易,却也不算太难,比起那李大彪被废了修为的惨状,总归要好上千万倍。

二人领命之后马上离去,生怕姜宁反悔变卦。

“终于走了!”姜宁话还没有说完,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