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武侠修真 > 虚无圣皇 > 第二十七章 鬼可修行

第二十七章 鬼可修行

樊天屏气凝神,用心去引导那股力量向脖子处的锁鬼链冲击而去,身体里面存在的那股力量从心脏处涌来向着脖子上的锁鬼链注入冲击,咔咔!锁鬼链上又出现了两道裂缝,做完这些后樊天感到疲惫至极。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只见原本凝实的身体,又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这个该死的链子!为什么这么难弄?”他心里诅咒着常德道长。

这次,樊天不仅用光了从香灰里吸收来的力量还将自身的一点力量也用上了,樊天看着自己透明虚幻的身体犹豫起来,他还想继续冲击,但是再次冲击的话就会用尽自身的阴气,然后就是魂飞魄散。

但是不冲击的话自己还将受制于那个常德道长,考虑良久樊天还是决定放弃继续冲击,既然吸食香炉灰中阴气就会获得力量,那么活下去的话得到阴气的机会还是有很多的。

他心想:生前要活,死后还得活,这鬼生倒真是有趣!之后他闭起双眼调息自己的身体,在刚变成鬼得时候,他身体虚幻透明,甚至身体没有任何感觉,后来回到阳间,他的身体有个五感六觉。

他现在内视自己,身体里的各个器官都映入眼帘,只是这些一模一样的器官却再也享受不了人间烟火了!

就在他内视自己的身体的时候。他脑海极深处一道紫色细丝慢慢浮现,这细丝的出现伴随着一阵阵紫色气体,这些气体游走樊天的全身然后融入了进去,慢慢的樊天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凝实起来不再虚幻透明。

樊天还不知道他的鬼脑里有这个东西,他只是闭目调息,在身体凝实后竟然睡着了。

“小家伙!醒来吧!”一个声音在樊天耳边响起,樊天揉了揉眼醒了过来。谁在叫我?樊天心里万分困惑。

他掐了掐人中想让自己清醒一下,结果他连掐数十下都没感觉,这是什么情况?

天亮了吗?怎么四周都是蓝色的啊?樊天睁开大眼发现四周是一片蓝色的光幕,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背对着他站在那里。

“阁下是?”樊天小心翼翼的问道,这男子转过身来,一张黝黑的脸映衬着雪白的头发看起来极其另类。他双目内有异光闪动仿佛能摄人心魂,那平淡无奇的脸上有着岁月摧残的痕迹,一看就是历经人世浮沉,饱经沧桑之辈。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跟着这个道士!”黑脸男子淡淡笑道。

樊天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又偷偷观察眼前的黑脸男子,一觉醒来周围环境都变了,那个常德老杂毛也不知去哪里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眼前这黑脸男子古古怪怪的也看不清底细。

“你说我不能跟着常德,那你能帮我解开这个锁鬼链吗?”樊天抓住重点提问。

“当然可以!不过有条件的~”黑脸男笑着说。

樊天听完心一沉,解开这锁鬼链,万一这男子要求自己做他的奴隶怎么办?到时候还不是一样的命运。他没有立刻答复这个黑脸男子,也没问具体的条件是什么。这是因为他猛然想到刚刚一件事情。

黑脸见他久未答应意外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更甚。

“答应又怎么样,不答应又能怎么样?这只是一场梦啊~”樊天似是猜测到原因失望的说道。

“这里是你的脑海里!你见过有鬼做梦的嘛?”黑脸男提醒他。他指了指樊天脖子上的锁鬼链接着说:“只要你答应拜我为师,我可以帮你解开这个锁鬼链哦!”

樊天心里犹豫不决,如果黑脸男可靠的话说不定真能脱离目前的苦海,可是要是黑脸男靠不住的话,又免不了从一个苦海跌落到另一个深渊。到底该怎么办?要不要抓住这次机会?

黑脸男看他神情挣扎,难以做出决定也不在意,只是建议樊天再考虑考虑。如果想通了,就在心里默念几声,到时候,他自然会出现。接着黑脸男凭空消失,樊天的身形也模糊慢慢消散。

时间过的很快,一会儿天就亮了,樊天还漂浮在石鼎之上并不时的打着呼噜。常德道长从休息中醒来,他身形一动来到大殿中,他一眼就看见了漂浮在石鼎上的樊天。

他冷哼一声心道你倒是个懒鬼,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嘴里念起锁鬼链的咒语,正在睡梦中的樊天突然感觉呼吸急促,脖子好像被什么死死地勒住一样,他拼命地抓住自己脖子上的链子,疼痛使他从石鼎之上滚到了地面上。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心里不由暗骂常德道长残忍,嘴里却喊道:“主人手下留情!小的再也不敢偷懒了!求你别念了!”。

常德道长根本无动于衷,他继续念着咒语。樊天疼的用自己的脑袋使劲的撞向石鼎,并不住的向常德道长求饶。常德道长足足念了半炷香的时间才停止。樊天感觉疼痛减轻后连忙跪在地上向常德道长叩头说道:“谢谢主人!”

常德道长阴冷的看着樊天说道:“下不为例!”

樊天连忙称谢,然后爬起身来。

“整理衣衫,我们准备出发了!”

“主人不将我关进葫芦里啦?”樊天装着小心翼翼的样子低声问道。

“哼!我那宝贝关你一个废物都嫌浪费!”常德道长骂道。

樊天连忙点头然后原地一转,一瞬间因刚刚在地上打滚儿而变得脏乱的衣裳变得整洁干净起来。

常德道长看也不看他一眼便向前走去,樊天连忙跟随,刚走出道观他立马收回脚看着远去的常德道长又低声说道:“那个!主人我怕光啊!”

常德道长转过身来冷酷的看着樊天说道:“小子!别给我装糊涂,昨天晚上你吸食了一个石鼎的阴气还会怕这么点小小的光线?”

樊天闻言暗自低下了头心想原来昨晚那老杂毛一直在注视着自己!只是他口中所说吸收了阴气就能在阳光下行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试探着走进阳光底下,阳光并没有灼烧感,他这才放心的跟在常德身后。

“快跟上!”常德道长说完继续向前走去。

“牛鼻子!如果可能将来一定将你打的像狗一样!”樊天在后面拿着包袱对着常德道士比划了一下愤愤说道。

樊天在常德道长后面默默的跟随,他想起昨晚好像做了一个梦,他从没想过原来鬼也会做梦,那个梦非常逼真。梦中他记得那个白发男子貌似和他讲过他可以进入自己的身体,想到这里他想着能不能再进去那里,就这一个念头,他的脑海中忽然就出现了一个小人,那小人正是樊天自己,他惊讶的看着四周的光幕。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