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武侠修真 > 谁藏在你背后 > 第四十一章 骚操作

第四十一章 骚操作

屋门轻轻扣响。

杨老板提着两个不大的龙凤锦盒走了进来。

“这些茶叶您二位先喝着。等进了货,我再给您二位送到府上去。”

他满脸愧疚,显然是觉得作为礼物,这点茶叶有些拿不出手。

蒋万里说:“拿回去做生意。我们不要。”

杨老板说:“这是老爷子吩咐的。我可不敢再拿回去。”

蒋万里脸色严肃,刚要再次严正拒绝,忽听刘毅迪说:“蒋副校长最听恩师的话,再拒绝就不通情理了。”

刘毅迪一边说着,一边将茶叶盒接了过来。

蒋万里呆望着刘毅迪,不知道是应该骂他呢,还是应该骂他呢。

不等他发火,刘毅迪又对他说:“蒋副校长,要不,咱把钱付给杨老板吧?”

蒋万里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有人问你:“要不我把钱付给你吧?”,但只说话不掏钱,那就是表示,他根本就不想付给你钱。

蒋万里伸手入怀,想要自掏腰包。

杨老板急忙将他拦住,“打脸了,这是打我脸呢!”

蒋万里脸色发青,恨恨不语。

刘毅迪悠闲地说:“杨老板,要不现在咱就去找刘子真,把进货的事情商量商量?”

杨老板望向蒋万里。

蒋万里压住火气,微微点头,“可以。”

说完,起身向屋门走去。

忽觉有物触手,知道是刘毅迪将一个茶叶盒塞到了自己的手里。

蒋万里手指微动,将茶叶盒纳入无形的储物空间。

他转过身来,面对杨老板:“谢谢你的茶叶。”

随即扬长而去。

刘毅迪对杨老板说:“走吧?”

杨老板向刘毅迪抱抱拳,脸上满是敬仰之色,“感谢刘教授。您真是给我办了大事啊。”

就您这套骚操作,那叫一个自然流畅。即便是蒋副校长如此刻板之人,也被您忽悠得没脾气。

二人优哉游哉地向学生居住区走去。

修仙之人没什么时间概念,用不着慌慌张张赶路。

颐和别墅区909号101房间。

刘子真早已吃过晚饭,正在屋内研读《入学须知》。

他想找些关于执法院的信息,但根本无迹可寻。

昨天,他在断尘山险些遇难。幸亏不知什么人将他救下。

疯师叔自私的态度使他心灰意冷,感到很是无助。

今天是周日,他随众再次到育秀峰上修炼。尽管总觉氛围吊诡,神经绷得很紧,却没再遇到凶险。

正斜倚在床上郁闷,忽见房门轻轻打开,刘毅迪走了进来。

“刘子真,你要走狗屎运了。”刘毅迪阴沉着脸说。

刘子真瞥了他一眼,继续看《入学须知》。

真是不愿意见到谁,谁就出现在你面前。

刘毅迪脸上顿时爬满了黑线。

这什么学生啊?教授来找你,你不起身就算了,怎么?竟然无视我!

杨老板从刘毅迪身后走出,“子真同学,一向可好?”

刘子真怔住。

这俩人怎么凑一起了?

他们要干什么?合伙来灭我?

看杨老板笑容可掬的模样,不像啊。

我对杨老板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没得罪过他呀。

“杨老板好。”刘子真站起身来,满腹狐疑地打着招呼。

刘毅迪揶揄道:“现在的学生真没规矩。来了客人,也不说请坐。”

刘子真用手指了指椅子,“杨老板请坐。”

嘿!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幸亏杨老板识趣,一把将刘毅迪按在椅子里,否则刘教授还真不知道是否应该拂袖而去。

“现在甘露飘雪供不应求,想请子真同学帮帮忙,以后我们就从你的茶座里拿货。帮帮品茗轩吧,子真同学。”

杨老板态度既诚恳又热切。

“怎么拿货?”

“当然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杨老板回答。

“都谁去?”

“咱们三个。”杨老板指指刘毅迪。

“不去。”

刘子真断然拒绝。

“不愿意让我跟着?”杨老板怔住。

“我怕刘教授害死我。”

杨老板大吃一惊。

刘毅迪冷笑道:“刘子真!别不知道天高地厚!就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我要是真想害死你,你觉得你有机会生还吗?”

杨老板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但听得出二人之间有很深的隔阂,急忙出来打圆场:“都看我的面子,都是为了我,好不好?”他走到刘子真面前,拉住他的手,“这是学院安排的事情,是要到执法院备案的。我保证,不会有任何危险。帮帮忙吧,子真同学。”

刘毅迪冷笑道:“真是给脸不要脸!刚入学半个月,就有机会回家看看,多少学生都梦寐以求,竟然有人不愿意。那什么,杨老板,他不去,咱们两个自己去。”

杨老板道:“人家子真同学没说不去呀。”

刘子真道:“我要先请示一下师父。”

刘毅迪冷笑:“总算说了句人话!明天听你回话,然后立即出发。”起身向杨老板一招手,“咱们走。”

和煦里107号别墅。

刘子真与师父师娘对坐。

尽管对师父师娘很失望,但此处只有这两个“亲人”,有事只能跟他们商量。

疯师叔眉花眼笑:“徒弟发了财,师父总能沾点光。好事、好事。去吧、去吧。”

花千朵轻声说:“你是子真的监护人,怎么不让你跟着去呢?”

疯师叔苦笑:“人家是心腹。我算什么!”

花千朵蹙眉:“这里面有事。”

疯师叔很骄傲的样子,“刘毅迪没争到你,蒋副校长想安慰安慰他呗。”

花千朵撒娇道:“不要总提这件事,让人家很尴尬嘛。”

刘子真又有些反胃了。

“我随着刘毅迪外出,不是很危险吗?还有那个杨老板,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他追问着。

疯师叔道:“在学院他们不敢,到了外界就更不敢了。哎对了,你这次回去,给我也带些茶叶。就是你们用剩下的陈茶,不用了想扔掉的那种。”

就是不要钱的那种呗。

老人家真会说话。

花千朵道:“子真啊。只要是在执法院备过案,执法院里就有专门的人监控,谁也不敢动你。再说了,刘教授跟你有多大的仇啊,值得他亲手害死你?”

疯师叔吃醋了:“你这是帮大前列腺说话吧?”

花千朵轻轻推了他一把,千娇百媚地说:“人家都睡在你床上了,还说这种话!”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