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本是女子 > 第二十一章 生吞蜈蚣

第二十一章 生吞蜈蚣

????几人还未行至园中就听元霜泣不成声的大喊道:“你等着瞧,我这就回去告诉父王,让他治你的罪,砍了你的脑袋,给本公主当球踢!”

夏雨羽冷哼一声,回怼道:“哟,你瞅你长那样,大象耳朵,熊猫眼,外加一个朝天鼻。残疾胳膊啷当个腿,怎么还带一张吃屎的嘴?”

“穆云!”王全林听着这些难以入耳的话,愤怒不已,厉声呵斥,“给公主赔罪!”骂的正起劲的夏雨羽,怔了一下,不乐意的闭上了嘴。

“我让你向公主赔罪!”王全林再次强调了一遍。

穆云好歹也是为了帮自己,怎么能让她受委屈?苏牧上前一步,解释:“回都督,并非穆云的错。”

王全林瞪了一眼苏牧,吼道,“不是他的错难道是你的错!”“我……”

“对,没错就是他的错!”夏雨羽打断苏牧的话,顿了顿道:“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女子当众扒裤子!没有一点儿男人的样子了?”

江陵与宋子瑞“扑哧”就笑了起来,就像是一只爆满的皮球突然漏了气。

王全林一脸惊愕,来回扫视着不服气的元霜与尴尬至极的苏牧。

片刻,“就算公主扒了苏牧的裤子那也是理所当然,你多管什么闲事?”

“就是”江陵附和着,“穆云就算你不曾拥有过甜甜的爱情,也该知道这是人家小夫妻的情趣,要懂得避让!”

避让你个头啊!劳资前世可是白莲花,若不是替你们送了人头,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我的石榴裙下。

元霜一脸委屈,带着几分哭腔,“大都督,我看这穆云就是称心与我过不去,要谋害本公主!”

“公主,属下以人头担保,穆云没有谋害之心!”苏牧忙施礼,力证他的清白。

“我说有就是有!”

“嘶~我......”

“你闭嘴!”王全林怒打断了夏雨羽的话,转脸谦卑恭敬对元霜颔首道:“他不过一个拉青粑粑的毛头,那有什么谋害之心。”

“我不管!王都督,今日你若不罚他,本公主这就启程回皇宫。”

“是是是!不知道公主打算如何罚?”

元霜“哼哼”一声,眉头微皱,咬着下唇围着穆云转悠起来,就连方才还哭哭啼啼的一一也瞬间来了精神。

突然,元霜在穆云面前定住了脚,一个绝妙的出发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与一一相识的“嘿嘿嘿......”诡笑起来。

笑的夏雨羽心里有些发毛,看这付小人得志的笑就知道,一定是什么奇葩的处罚。

“恩!”元霜冲一一晃了一下头。

一一立刻不亦乐乎的行礼领命:“是。”

有什么招式尽管试出来,我夏雨羽要是说半个怕字,就算我输!

只见一一却径直绕过众人,只见她拿起一根细树枝,在花园的石缝里拨弄了几下。

王全林与苏牧几人不解的面面相觑。

不久,一只蜈蚣快速的蠕动着身子爬了出来,兴奋的一一手指轻轻一掐,举起那只蜈蚣,兴奋喊道:“找到了,公主我找到了!”

夏雨羽惊愕的看着一一手里挣扎的蜈蚣,脊柱都发麻了,忍住的打了个寒颤。

元霜一脸满意,冲王权林道:“那就罚他吃下这条虫子吧!”

“这......”宋子瑞见王全林一时语塞,上前求情,“公主蜈蚣有毒,还王公主换一个。”

“我当然知道它有毒。”元霜一脸不屑,瞥了一眼他,“我就是要它爬进他喉咙,先吃心,再嚼肠,最后从哪里爬出来。”

说罢,元霜指了指穆云的屁股。

光是听听就够渗人的,仿佛喉咙已经有一只长着千条腿的虫子正在蠕动。

“公主,你这处罚是会出人命的。”江陵劝道。

可元霜根本不理会几人,冲侍女点头示意。

正好公报私仇的一一,立马就将蜈蚣拿到了夏雨羽的面前。

咦~看到蜈蚣,刚才还盛气凌人的夏雨羽立刻吓得不敢与蜈蚣面对面。

不敢吱声,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一不小心的异动就会让它钻到嘴巴里。

“把最张开”一一踮起脚尖,气势夺人的命令道。

夏雨羽紧闭双唇,猛烈的摇了摇头。

“公主他......”一一到嘴边的话还出口,就见一只手从自己手中夺过了蜈蚣。

“苏牧?”

“苏牧你......”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苏牧已经将那根蠕动的蜈蚣整个活吞了下去。

江陵急忙上牌拍打起他的背,焦急道:“快吐出来,快吐出来!”

苏牧一把推开江陵,怒气满面注视着元霜。

元霜惊恐的捂住了嘴,连连后退,原本只是想吓吓穆云的,怎么会想到苏牧为了袒护他真的吃了那玩意。

“公主满意了?”苏牧冷冷问道。

惊呆的公主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

一一立刻展露忠犬护主的架势,护在她面前质问苏牧,“你......你好大的胆子,是谁让你吃的?”

虽护主,却是一点气势都没有,说个话都结结巴巴的。

苏牧压根就没把一一放在眼里,冲元霜继续问道:“请公主会房,没有事就不必再出来了。”

“你这是要关......”

自知玩的过火的元霜扯了扯一一的衣服,低声道:“不要在说了。”

“公主你说什么?”可能是声音太小,一一扯着嗓门转身问道。

元霜一脸尴尬,再次低声:“你是聋了吗?”“公主,你说到底在说什么?”

满脸懵的一一眨着一双大眼睛。

元霜无语的长舒一口气,胸口没有节奏的上下起伏,在她耳边厉生大吼一声,“我让你走,你是聋了吗?”

“那他们......”

“那什么那,还不快走!”

元霜怒气冲冲的撞开站在自己面前得江陵,大步往风铃阁走去。

二人刚走远,苏牧脸色大变,全身发颤,胸口一阵绞痛。

突然,喉头微甜,“噗——”一口鲜血喷在地下。

众人见此情状,急忙伸手相扶,夏雨羽看着地上微微泛黑的血渍,惊恐的将昏昏沉沉的苏牧架在自己肩头。

焦急的哭喊起来,“苏牧,苏牧你千万不能死了啊。”

强忍胸口的疼痛的苏牧,颤抖道:“死了到好,免得娶这样的泼妇。”

泼妇?夏雨羽快速捋了捋思绪,原来苏牧不喜欢泼妇,那刚才自己的嘴炮功夫与公主相比有过而无不及呀!

王全林不紧不慢的怀中掏出一粒黑色药丸,也没说是什么药就塞进了苏牧的嘴里。

“师父,这是什么?”夏雨羽试探的问道。

“还没想好名字。”

“啊?”几人瞬间瞪大了眼,苏牧甚至呕了两下想要吐出来。

给王全林急的忙下命令,“不许吐!”随后得意的继续道:“因为它什么毒都能解,所以我才没有想好名字。”

几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尽管苏牧已经服下了解药,可宋子瑞还是不满的抱怨道:“这皇上有那么多公主,为什么偏偏许这么一个刁蛮的公主给你。”

“我倒觉得公主挺可爱的,嘿嘿.......”江陵居然意犹未尽的发出了渣男独有的贱笑。

瞬间几人的目光都瞪向了他,如约定一般,同时呵斥:“江陵,你瞎了吗?”

江陵被吼得一愣,立马回过神,狡辩道:“随口说说而已,不过穆云,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偷偷拜我娘为师了,嘴巴这么厉害。”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