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都市言情 > 全职业贴身高手 > 正文_第7章 老太爷有请

正文_第7章 老太爷有请

腆着脸跟着何斌一路走着,王胖子就觉得今天不是自己的灭绝之日,而是自己的崛起之时。

当前面这个脸上还有些稚气的少年,宛如皇帝品评一样一样的将工艺都说了出来,简直就是恐怖到了几点,当时他差点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跟古董界绝缘了。

最拿手的工艺被人一语道破关键,拿出来的所有东西都被人一一揭穿,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些一句一句拆穿自己的话,仿佛是一把一把的利刃往他身上在捅。

他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这个将自己意义拆穿的少年居然还才是高三的小子,昨天才参加了高考,比自己的儿子还大不了多少的小子居然有如此见识。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那些所谓的大世家培养出来的怪胎?”

王胖子摸了摸肚子,平日里别人总喜欢说自己一肚子草,可是今天他才庆幸自己真的是一肚子草,若是自己是那铁石心肠,今天早就动手了,也不会有现在的好日子。

国宝级的画那小子居然要卖给自己,通过自己的手献给国家。想到这里他就兴奋得要嚎出声来。以后自己的名声会越来越响亮,到时候自己甚至可以脱离造假这一行,摇身一变变成良心商人。

带来这一切的竟然是面前的这个小子。就在王胖子有些飘飘然的时候,两个穿着黑西装的高大男人挡住了几个人的去路。

“王胖子,老爷子有请几位过去喝茶。”那黑西装没有给王胖子什么好脸色,冷冷的说完转身就准备带路了。

鸿门宴?

何斌皱了皱眉头随后看向了王胖子。

就看到这贱人正一脸讨好的看着那个黑西装,嘴角都要裂到耳后根了。

“老爷子有请啊何小哥,咱们快去吧!”

看着这家伙搓着手一脸兴奋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得到了什么天大的好处呢。

“老爷子是谁?”何斌皱了皱眉头,他原本以为王胖子就是这里的一霸,没想到这家伙现在表现得更像是一个鹌鹑。一个又乖又听话的宠物似的。

听到何斌不知道老爷子是谁,两个黑衣男有些怪异的回过头来。最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在前面带路,走在他身后的王胖子则是一脸怪异,嘴角抽搐着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似的。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连老爷子是谁都不知道,这还是玩古玩的吗?莫非这小子是半道出家?”

心里是这么想,可是王胖子的脸上笑得都要成一朵菊花了。“老爷子可是CS古玩界真正的大家,要知道就算是国家博物馆那些古董鉴定,有时候还要请老爷子去的。”

闻言何斌也是暗地里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下可是玩大发了,不过看着前面两个黑衣男似乎也没有什么动作,他也是暗地里松了口气。为今之计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四人穿过一条走廊,到了那宣宝斋,两个黑衣男领着两人上了三楼。

何斌还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二楼到三楼的入口竟然还有好几个黑衣男坐在那里休息。

到了三楼何斌刚松开的那口气又被他倒抽了回来。

现在的他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这三楼简直就是一间小型的博物馆。

眼过之处全是真品,不光是真品,这些摆在架子上的玩意更是珍品,全都是大有来头,论起价值,只怕将王胖子搭上自己卖了都抵不了这么多。

“王胖子,最近淘到了什么好货啊!”

这时候何斌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考古技能发动后,这满屋子的古董看得他差点要疯了。这屋里的玩意,随便抱走一个都能抵债了。

“老爷子就会开玩笑,我这做假生意的,哪有什么好玩意,就今天才托这位小兄弟的福弄到了一副古画,这古画还得上交国家不是。”王胖子一脸谄媚讨好的站在了一旁,双手搓着不住的点头哈腰。

“恩,下面那些小子告诉我了,是你旁边的这个小朋友将那幅画复原的。”说罢老爷子朝着何斌挥了挥手。“来过来让我看看到底是哪里的年轻才俊有这番实力。”

何斌这时候才走了过去,看到了让王胖子心惊不已的老爷子。

那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脸上的皱纹也显得年纪很大,但是就在这苍老的脸上那一双散发着睿智光芒的眼睛却仿佛宝石一般。

“老爷子,您好!”

“嗯!”上下打量着何斌,哪怕老爷子再见多识广,也没想到看清楚这国宝的人,居然是一个浑身上下加起来不过三百块的穷小子,在他的印象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绝对不超过五个,年纪在五十岁以下的更是一个没有。突然蹦出来的小子,他还以为是哪个老友的徒弟呢。“居然还要求捐献给国家,看样子咱们这位小同志的觉悟很高嘛。”

老头开怀大笑,冲着何斌招了招手。“来,过来看看这个东西。”

何斌看了过去,却是一个碎成了大约两百多块的一个花瓶,或者说这就是一滩碎片更加合适。

“青花瓷花瓶?真品的碎片?”何斌有些不敢确认的皱了皱眉头,虽然已经测试过考古技能的能力,但是他可不敢表现的那么兀定,这么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在自己的面前,要真的再表现的妖孽一点,恐怕就会被他天天烦了。

“你能还原古画,这小小的花瓶能拼起来吗?”

王胖子傻眼了,坐在旁边的那个高挑的女人傻眼了。两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老爷子,仿佛是在确定他的用意似的。

原本坐在旁边一句话都不说的女人,轻轻的拉了拉老爷子的衣袖。“老爷子,您这是……”

“你很缺钱,要是你拼出来了,这我私下给你五万。不过你得帮这位警官做件事情。我老了,有些事情不太适合出面,也不想总是在外面跑了。”

何斌想也没想就摇着头拒绝了,走到了那桌子旁边,看着那一滩碎片轻轻的舒了口气。“东西我会帮您拼起来,不过小子家里还有点家事,恐怕不太方便去帮忙,最重要的是老爷子您觉得我这种人会是那种能抗重任的吗?”

“抗不抗重任我不知道,不过若是你刚才在市场里所说所做都是你亲自而为,这件事对你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说罢将一叠照片丢在了桌子上。

何斌有些无语的看着那一沓照片,那最上面的一张赫然就是自己的二舅。“你查我?”

“哈哈哈!”老头哈哈大笑,将那照片一张一张的摊开了摆在桌子上。“看到了吗?全是欧洲的古董,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找你来的原因,你若是真能修复,说明你有这个实力。这不过是因为老头子我不想走了,所以才叫你来的!从你进入房子到现在,我有什么时间查到你呢?”

说罢还转过身,让身后的警察站了出来。“你缺钱的话,小秦警官的提议倒是个好建议,这些银质塑像被缉毒犬嗅出了毒品的味道,但是因为保值价值太高,这些人也不敢私自做主。最主要的是这些东西的价值,若是有毒品拆开来自然无妨,若是没有的话,那就乐子大了。”

何斌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这老头要自己去了,年轻人看走眼了就无所谓了,反正没名声。“如果我要五万现款呢?”

“没门,只有破案之后才会有奖金。”旁边那位身材高挑的警官笑着看着何斌,就在看到这小子要转身的时候,才从身旁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抽出了好几张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先别急着走我想你应该先看看这个,虽然不是刻意针对你,但是有些东西你是应该看看的。”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