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都市言情 > 全职业贴身高手 > 正文_第10章 保护好自己

正文_第10章 保护好自己

何斌阻止了那些警察,自己开启了考古技能走到了那一堆雕塑之内,将真正的艺术品找了出来,按照秦琪的说法。

这一批艺术品里面查获的时候,摆在最前面的是被那些专家们认定为真品,而他也在这些雕塑中看到了真品。

只是按照价格来估算的话这些真品还真值不了几个钱,相对于那几百万几千万的保险报价,那些真品最多不过是几万十几万的价格而已。

在里面走了一圈将真品全都挑出来之后,何斌才撺掇着那些警察将真品全都搬到了一边这时候杨毕才满头大汗的赶了过来。

看到在警察堆里何斌他也是皱起了眉头,事情的经过他早就从儿子的电话里了解到了,最重要的是警察从那些包裹里检查出了物质的成分,全是违禁的毒品。

那警察全都动员了起来,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在那里对着那些雕塑站着。

然后一脸严肃的开始猴子偷桃。

警察局长一脸诡异的看着何斌,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真的看破了那雕塑的机关,而且这机关也太猥琐了一点吧,居然在那话上面。

不过若是剩下的那些真的全都藏有毒品的话,那么这得是多大的案子啊。

秦琪有些呼吸急促的看着那些被掏出来的塑料袋,刨去那些塑料,恐怕里面的毒品重量要有好几百公斤以上了。这样大的案子是自己解决的,是自己这个被人看成有人罩着才进入警队的新人解决的。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觉得骄傲。

一看到那些警察看过来的赞许的目光,她就仿佛高傲的小孔雀似的。

何斌站在一旁看着这些警察一个一个的在那练习着猴子偷桃,他就忍不住想要笑,真不知道这些雕塑的制造者是谁,居然将机关的位置放在了那个地方。

这些警察一个个乐此不疲的去练习着猴子偷桃,每掏一个最起码就能掏出将近好几公斤的白色粉末出来。

“局长,你说这么大的案子,能有多少的奖金啊?”何斌站在一旁颇为不好意思的说着,要知道这么多的毒品案值就可能要以十万甚至百万或者更多来计算,奖金什么的自然不会少到哪去。

“等案子破了才能有奖金,不过看这个案值,奖金应该是很丰厚才是。”

秦琪这个时候不动声色的走到了何斌的身后。“晚上我跟你一起回家!”

听了这话,何斌顿时感觉到不可思议,仿佛是看一个怪物似的紧紧的盯着秦琪,盯得她浑身不自在。

“你要干嘛?我还小心智不坚经不住诱惑的啊!别诱惑我!要是你实在是真的有需要,最多我让你抱抱。”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个女人,何斌当然知道她为什么要跟着自己回去,虽然表面上说是要陪自己,但是实际上更多的是保护自己,光是杨毕不按常理下黑手的资料就多不胜数,这丫头估计是害怕自己也被下了黑手。

不过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本事,何斌倒不怕对方动手,现在自己变成了查案第一功臣,若是对方在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找自己麻烦,那肯定就会使阴招。

这个白痴!秦琪暗骂了一声,将一沓供词仍在了他的怀里。“你自己看看刚才杨毕的供词,所有的罪状全都推得一干二净,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一个不争气的属下做的,你还认为他会有麻烦吗?不要太天真了,若是真的能够这么简单的抓住他,我们会这么头疼吗?给他顶缸的人能从这里排到街尾!”

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银块,何斌一边冷笑看着从审讯室满头大汗出来的杨辰,走在他身边的他老子则是镇定了许多。

对于这个男人,何斌的印象可不止是在当日在家里大吵大闹,这家伙在乡里就经常性的横行霸道,何斌虽然当时还小,但是却见过这家伙叫人打人,加上他有钱有势乡里乡亲也没有一个人敢反抗的。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自己拥有了那些神奇的技能。

警察还在清理这些雕塑,警察局长也是记下了自己的功劳,何斌也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

转身进入了一家废品回收站,何斌看着那上面那一堆废旧电器,直接扔了两百块给那废品回收点的老板,从旁边拿出好几台报废电器放在了一旁。

跟在何斌身后的秦琪疑惑的看着那个坐在板凳上拿着扳手的小子,她都不知道这家伙去废品回收站做什么。难道拿着几个废旧电器就想修好?

要是能修好的话这些废品回收点的老板早就送修了,哪里来轮得到他。

可是几秒钟之后,她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了。

拿着扳手起子的何斌在一瞬间就动起了手来。动作行云流水,恍若干了好几十年的老师傅似的,双手轻轻一翻就把那两台摄录机里面能用的电子元件全都拿了出来。

旁边收废品的老头看的傻了眼,秤砣掉在了地上都没有发现,只是呆若木鸡的看着何斌拿着那些电子元件,用他店里的那些工具组装成了一个一个火柴盒大小的玩意。

只看一眼秦琪就可以确定那是什么了,虽然样子不不一样,构造也很是简单,但是这些小火柴盒大小的玩意就是一个个微型的摄录机。

“工程学,集所有机械工程之大成,是一门极为深奥的学问,其工程设计领域已经登峰造极。”

拿着手里小巧的盒子何斌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废品回收点,回过头去却正好看到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的秦琪。

“你手里的是针孔摄像机?”秦琪皱着眉头看着何斌,犹豫了许久之后终于走上前来,一把拉住了何斌。

“放心放心,我就放在自己的家里面,没有哪条法律规定自己家里不许放摄像机来防贼吧。”

何斌一说完秦琪就愣了一下,她确实是很担心这个学生的安危,原本就是她一手主张要抓杨毕的,若是让一个不相干的人牵扯其中的话她总觉得过意不去,哪怕何斌家里确实是跟杨毕有债务关系,哪怕是他亲自帮助破案抓杨毕。

在秦琪的心中何斌也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少年,在她的心里对拉着何斌进入案子里有着本能的一种抵触情绪。

“放心吧,会保护好自己的。”

说罢何斌扬了扬手里的火柴盒。

高考之前自己就制作了很多的药剂,虽然以神龙心智药剂为主,但是其他种类的药剂他也做了点。虽说只有一个小时,但是自保绝对是够了。

另外一边,杨毕坐在车上黑着脸听着儿子的报告,本来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居然被人发现,自己不得不弃车保帅牺牲掉了一直以来跟着自己的手下,这一切就够让他恼火的了。没想到的是揭发这一切的居然是何斌。

“何正龙那个死呆子的小贱种,哼跟我玩这一套,你还嫩了点。围魏救赵想把老子弄进监狱好不还钱吗?哼!没门!老子要你偷鸡不成蚀把米!”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