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都市言情 > 全职业贴身高手 > 正文_第11章 偷鸡的来了

正文_第11章 偷鸡的来了

家里依旧是冷冷清清的,父母为了家里的债务还在拼搏,而何斌自己则是将那张跟王胖子的付款协议藏在了床底下。

安装好了几个摄像头之后,又将那些药剂摆在了桌子上,这才稍微安心了下来。

何斌看来看自己打印的那份资料,工程学之中有很多很多的好东西,也有各类用来玩的玩具,总之一切取决于自己的用法。

二老打电话回来说晚上加班就不回来了,听了这话何斌就没来由的一阵心酸,自己的父母为了这个家在外面不辞辛劳,自己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王胖子的电话已经到手了,那家伙每个月都回去各地收古董,只要自己真的能看出一两样真货就能够赚到钱不说,一旦自己名声响亮了之后来找自己的恐怕就不止是王胖子一家了。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破了何斌的遐想。看了好几遍来电显示都没想起来是谁,索性拿起了电话。

“哎呀何小同志的电话可真是让我这个老头子好找啊。”电话那头传来的爽朗的笑声让何斌不由得一怔。

那声音他当然认识,正是当时跟自己见过面的王老爷子。那个古董市场里掌控一切的老人。

“老爷子这深夜打电话来到底是要做什么呢,难道又有东西要补?”

“小秦将事情告诉我了,你跟那个杨毕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你明天若是有空的话就来我这小楼里坐坐吧。”老头的邀请很是客气,不过何斌却从中嗅出了一丝别样的意味。

“老爷子手里有货要给我看?”

“是有些事情跟你聊聊,你不会嫌我这个老头子烦吧。”王老爷子哈哈大笑,那口气仿佛是端着茶看着在一旁玩闹的孙子似的,充满了对后辈的慈爱。

“行!”

何斌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王老爷子的邀请。

第二天何斌清早就出了门,走进了古玩市场。

刚进去很多摊主就热情的冲着他打招呼,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来兜售他们的古董。

这一次没有黑衣男来接,但是在何斌走进宣宝斋的时候,几个黑衣男也冲着他点了点头,径直上了三楼,却惊讶的发现王胖子居然也在三楼,手里还不住的把玩着一个白玉鼻烟壶。

那边王老爷子则是一脸笑意的坐在了藤椅上,面前沏好了一壶茶,独自在那品茗。

“过来坐吧。”说着还给何斌沏了一杯茶。

“听说你小子昨天一去就把那些雕塑里藏着的毒品给找了出来?”

点了点头,何斌看到了这个老头眼中的笑意。

“十八岁的高中生,刚刚高考结束正是选大学的时候,不知道你想考哪里的大学呢?”

老头一句话反而让何斌给愣住了,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些,哪怕自己在考试前突击搞复习,自己也没有想过去考哪个大学,或许在自己的心理还是那个认为考不上的心思吧。

“老爷子问这个莫非是想要我去哪里?”没有正面回答王老爷子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了一句。

老爷子哪里看不出来这个小子压根就没想过这事情。“你的成绩怎么样?”

何斌耸了耸肩膀。“不好,最后一次的摸底考试不过才300分而已。”

王老爷子到没有露出什么吃惊的表情,像何斌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见识有如此的眼力的实在是太少见了,若不是从小开始培养的话,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本事,更难得的是这小子居然能将王胖子的事情处理的四平八稳。

现在看看那个以前欺行霸市强买强卖的王胖子,乖的跟个鹌鹑似的,一口一个良心商人,对造假绝口不提,据说早上还在古董市场逛了几圈揪出来了好几件假货。

虽然王老爷子清楚这王胖子是在讨好自己,但是也清楚这一切的改变都是这个年轻人带来的。

何况昨天的事情秦琪也告诉他了,就连自己的那些老友都没有把握的事情,居然被这个小子轻易的解决了。

在今天那些机械和高科技的手段层出不穷,饶是他们眼里卓著都难免走眼,但是他却好像是看到了怪胎一样的何斌,一时之间自然是打算将之收入门下。

“cs大学怎么样?”

“cs大学?”

“唔!”

王胖子惊得没把手里的鼻烟壶丢出去。

三百分想要去南华大学,这老爷子是老夫聊发少年狂?

“那是cs大学,华东五省最好的大学,全国里也是排的上号的,历年来录取分数线全是在高位,我这种三百分的人别说报名了,只怕是别人看都看不上。”

“大不了老头子拼了这张脸把你弄进去就是了,有真本事的人到哪里都不会倒下,你有这样的眼力难道还怕进不去?到时候大不了报老头子的考古系。以你的眼力教老师都足够了。”

王老爷子到没有夸大,何斌不光是眼力,那一手拼接也是一绝,那瓷瓶上的胶第二天就风干了,第二天拿水一泡,那纸张就腐烂了下来。

若不是拿着放大镜去仔细挑毛病,根本就很难察觉瓶身上的那些拼接之处。可以说这次的拼接堪称完美,几乎再现了这个花瓶的完整面貌,国内又有几个人有这种手艺王老头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他才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何斌去他执教的学校,拜入他的门下。

就在几个人还在那聊的时候,下面几个黑衣男却领着两个警察上来了。

一个是昨天来过的秦琪,另外一个警察尖嘴猴腮的模样,一上来就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何斌。“嘿嘿,秦警官我没说错吧,这小子犯了罪绝对不会跑,就这种傻小子偷了东西还能坐得住,真当咱们警察都是傻子呢。”

一旁的秦琪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同僚,又担忧的瞟了眼何斌。“刚才警察局按照清单清点那些雕塑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座,昨天去警局,进入了警局里面的就只有你,所以我们申请了搜查令,在你家搜到了失窃的银质雕塑。希望你现在跟我们走一趟。”

在王老爷子的惊诧的呼声中,何斌皱起了眉头,自己没有动手对方却先一步落子了。

“居然跟我玩这种官方调调,老子不玩到你哭老子就不叫何斌。”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