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都市言情 > 全职业贴身高手 > 正文_第19章 中毒

正文_第19章 中毒

看着几个拿着砍刀的人,何斌一只手搭在了那个所谓的老大的手上,轻轻一用力就响起了骨裂的声音,

"你们几个到底是是谁?"轻轻的拍了拍手,何斌又朝着前面踏了两步。

几个人就看到何斌轻轻一蹲,然后猛地一拳砸向了站在最前面一人的腹部,这些长期经过厮杀的人也没有能够阻挡那一拳,完全没有了抵抗就趴在了地上。

"小心,我的手断了!这家伙力量好大!"还没等他说完,又被何斌一拳打在了胸口,那人就如同虾米一样弯了下去,捂着胸口不住的呻吟。

"杨毕也真够小家子气的,要是说那天在表彰会上的动作还算得上是勇敢点的话,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就未免太粗糙了点。"

一边说何斌一边挥舞着拳头将另外两人给打翻在地,就在他们还准备反抗的时候,原本卷作一团的那个老大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何斌的背心。

在那老大惊讶的眼神中,何斌猛地一把扣住了他们的面包车的车门,双臂恍若充了气一般的鼓胀了起来,车门发出了难听的吱呀之声,竟然就这么在一瞬间弯曲变形。

"嘭!"

"不可能!"那老大睁大了眼睛看着何斌身后的那面包车车门。竟然是被他一个人撕了下来,仿佛是盾牌一样挡在了他的身后。

“就凭你?”何斌冷哼了一声,将手里的车门猛地朝着地面掼了下去。

车门猛地砸在了那人的手里,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骨裂之声,那家伙倒也是硬气,只是闷哼了一声,挣扎着抓着一只吹管放在了嘴边。

眼见身边没有东西可以挡,何斌这才一脚踹在了车门之上,身处泰坦之力加持状态中的何斌竟然是感觉那小小的吹管有着一种异样的危险。

车门仿佛是出膛的弩箭一样朝着前面飞了出去,猛地在那老大的肩膀上擦了过去,在他的肩膀上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那伤口仿佛是被什么巨型怪兽给撕开的似的。

这家伙再也坚持不住,头一偏就这么昏死了过去。

走近了拿起那吹管一看,何斌这才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吹管里的钢针上竟然沾满了湛蓝色的液体,光是看上去就不难猜到是剧毒,何况那一股扑鼻而来的腥臭味,差点没让他背过气去。

要不是自己果断,这毒针只怕就插在自己的身上了。

就在他还在庆幸自己动手快的时候,腰间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何斌,你没有事吧。唐洁今天早上遇到了袭击,不知道是谁袭击的,她现在中毒了,正在医院里进行急救。不过那个毒很麻烦,你那边没有事吧。"

黑着脸从那个老大的手里拿起了吹管。将剩下的那些人全都打昏了之后,犹豫了一会何斌这才将那手枪放进了自己的背包之中。

"毒很麻烦吗?"

"是一种很罕见的蛇毒,医院里根本就没有血清,她现在很危险。"秦琪倒抽了一口凉气,对方正是当着自己的面下手的,最让他感觉到可怕的是对方还有枪。

哪怕是对方有枪她也不怕,毕竟对方并不是冲着她来的,但是让她感觉到害怕的是这些人居然对唐洁下手了。

等到何斌到了医院之后,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唐洁,那一张绝美的脸庞此时已经是惨白,仿佛失去了血色似的。

“这么厉害?她也是被这玩意给刺中了?”将那吹管拿了出来放在了病床的床头,也不顾秦琪那有些异样的眼神,直接掀开了被子。

唐洁的右腿此时已经有些发黑,甚至还有点肿胀。

“半小时之内找不到血清,就只能截肢了,否则连命都保不住。”秦琪有些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唐洁,要知道她可是职业记者,若是少了一条腿那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何况她还那么的年轻。

“是什么人袭击的,有头绪了吗?”

何斌虽然敢肯定袭击自己的就是杨毕那老小子,但是他跟唐洁也算得上是无冤无仇的,这样的两处袭击让他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

“昨天你回去了之后,唐洁就被杨毕的儿子杨辰约了出去,晚上她回家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是她拍到了什么东西,好像很是兴奋,说这一定会是大新闻。”

话说到这里,何斌也就明白了,唐洁肯定是拍到了一些不该拍的东西,否则杨毕没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自己可以说是将他给得罪死了,不管是查他的公司,还是在表彰大会上让他颜面扫地,这都是让他恨极了自己。

父母不在身边,外加王老头照应不到,这让杨毕有了绝佳的动手时机。

“解毒要血清,如果没有血清的话什么都是白搭。”

解毒?

何斌猛地一拍头,暗叹自己误事,差点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

炼金学之中那些奇怪的药剂可不止是做增益药水那么简单。那些解毒剂什么的也是有的,若是真的要算起来的话,解毒剂不过是一种相当低端的药水而已。

“医生怎么说?”有些犹豫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何斌的面色沉了下来。若不是自己还有点本事,加上动手动的早,自己也会躺在这里。

“没有血清的话肯定会死,如果半小时后没有血清就必须截肢,要不然毒液会扩散到内脏,那时候就是真的没得救了。”秦琪一脸担心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唐洁,工作上两个女人经常合作,私下里两人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我先出去会,呆在这里也不是个事。”说着装作出去抽根烟的模样,径直从消防通道下了楼。

“这个女人肯定掌握了杨毕的关键犯罪证据,要不然这家伙不会如此动作。”一边想何斌一边握紧了拳头,杨毕跟自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想要打自己老家的地的主意就一定会跟自己唱反调到底。

自己已经是破坏了他好几次的“好事”,要是真的要算起来,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停手的可能,尤其是他现在还准备致自己于死地。

“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吧。”到了药店之中买了几味药材,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炼制了几瓶解毒剂之后,何斌这才回到了医院。此时医院门口已经是来了好几辆警车。

两个警察在病房门口站岗不说,还有两个警察在里面,好像是在询问秦琪一些事情,当她看到何斌之后,又马上指向了何斌,对着一旁的警察示意着什么。

“你早上被袭击了?是在城南路那里吧,好像有人用枪,而且那两面包车似乎破损的很是严重啊。”那警察似笑非笑的看着何斌,仿佛要从他身上看出什么。

“当时还是早上,人比较少,有人出手救了我,要不然我一个高中生凭什么跟持枪的恶贼斗,不过那人打昏了他们之后就走了。”反正他们不可能从自己身上搜出什么,就算是自己打了那些持枪歹徒又如何,自己也是自卫,况且他们会不会相信一个手无寸铁的学生单挑几个犯罪分子这还是两说。

“对了,当时那些人拿出了这个玩意,为了以防万一我也带了回来,应该就是现在躺在床上的唐洁中的毒。”说着悄悄的走到了唐洁的身边,把那个吹管拿给那后来进来的警察看,同时不动声色的将一瓶解毒药水淋在了她的伤口上。

趁着几个警察不注意,何斌瞟了一眼那伤口,解毒药水果然有用,那黑色已经渐渐退去,腿部也开始慢慢消肿了。

很好,解毒药水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之后就是等待着她醒来之后将事情告诉自己了。何斌在一旁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一脸焦急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唐洁。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