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武侠修真 > 三足金乌 > 第二章 再难也要活下去

第二章 再难也要活下去

肚子好痛,孙刚觉得自己的眼睛越来越红,胸中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

胸中越来越热,身上越来越热,也越来越痛,恍然间觉得有什么冲入了头顶,不由得“呱”一声大叫,展开了翅膀,冲出了一直困住自己的笼子,也冲出了眼前的木屋。

瑟西显然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自己亲手制作的笼子可是精铁的啊,就这样烧出了一个大洞,这火焰的温度也太逆天了吧?

并且那个叫声,虽然只有一声,但是作为这个房间里唯一的一个人,瑟西.米蒂亚瞬间感到一股黑暗,不祥,霉运,死亡的力量已经缠绕上了自己,这种力量不像是法术,更像是,命运的力量?

直到孙刚身上喷涌出来的火光点燃了整个房间,她才想起用水系魔法灭火。当然,这也是因为她受了不祥力量的侵染,没有及时反应过来的原因。

在随后的半个月里,走路摔倒,做实验爆炸,喝水呛到,木屋无缘无故的倒塌,法术反噬等等霉运层出不穷,让瑟西.米蒂亚吃足了苦头。

孙刚没有看到身后木屋里的火光,也根本没想到这与自己的关系,他只是单纯的感受到自己释放的力量,就像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把头伸出水面一样,只是呼吸,单纯的呼吸,至于自己怎么冲出来的,怎么会的飞翔,他根本就没去想。

冲出了木屋以后,在空中的孙刚飞了半天才想起,自己竟然冲出来了!

从那个可恶的女人手里逃脱了,并且自己竟然拥有法力。当然,此刻孙刚所拥有的,是魔兽本身所有的魔力,是来自血脉的力量,严格的来说,其实应该是属于妖的力量。

孙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好,刚刚感到不可忍受的饥饿感也一扫而光,握了握爪子,孙刚觉得就是一块岩石,自己一把就可以捏碎。

翅膀处传来的感觉也很奇怪,明明自己没有闪动翅膀,自己也没有顺着风的方向飞行,可自己就这样的飞在空中,前后左右随心所欲。难道这个世界不用煽动翅膀也可以飞吗?

现在的身体就是为了飞翔而生的,好在天空足够广阔,身下全部都是碧绿的大树,有风从远处吹来,穿过了树枝,整片森林好像呼吸一般,有一股和谐的律动。

风像驯服的小狗一样,缠绕在身体和翅膀周围,那种新鲜的感觉,让孙刚想起自己在海边躺在游泳圈上的感觉,暖暖的,软软的。

在适应了自己的力量以后,孙刚挑选了一处悬崖旁的岩洞落了下来。

这岩洞本来是两只大鹰的住所,在其中一只为了保护自己领地对孙刚发动攻击以后,就没有然后了,孙刚在空中就把两只大鹰化为了灰烬。

看到岩洞里散乱的小动物骨骼还有没吃完的动物尸体,散发出的味道把孙刚熏的打了一个趔趄。

还好自身有法力,在掌握了吐火的能力以后,孙刚觉得有一句话很有道理:在锤子的眼睛里,看到什么都是钉子,有什么不服的,只管锤过去就好了。

现在在孙刚的眼睛里,不管什么,只要把口一张,烧过去就行了,简单直接还有点小暴力。

一口火焰吐出,不到一分钟就把岩洞内烧了一个干干净净,多烧了一会,见洞顶的岩石都有要融化的趋势,方停了火焰,呆在一旁,静待岩石冷却。

出于好奇心,孙刚特意站到了快要融化的岩石旁边,又用爪子插了插,嗯,感受不到太大的热意,反而感到暖暖的,很舒适。

要知道岩石融化可是需要两千度的高温啊,算了,一不管二不休,孙刚又是一口火焰,直接把脚下快要融化的岩石变成了岩浆,轻轻的用翅膀插了插,感到身体接触岩浆传来暖暖的感觉。

看着眼前红红的岩浆,插在岩浆里的翅膀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是插入水中一般。孙刚知道事情大条了,不过貌似对自己挺有利的,这样逆天的能力岂不是天下都可以去得。

孙刚作为人的时候,疯狂的追求神秘文化,几乎把所有的神秘文化给研究了一个遍,仔细的给自己做了一个定义,孙刚发现,自己真的成妖了。

动物开了灵智,就是妖,拥有如此逆天能力的,更是妖。论灵智,自己的灵智都开的没边了,不信哪个妖经历了从小学到大学十六年的专业培训?

如果真有妖,自己的智商可以拉别的妖十条街。当然,也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别的妖,至少孙刚的前半生是没有遇到过,别说妖,连鬼都没有见过一只,所以孙刚对于自己成为一只乌鸦妖,还是有着一丝小得意的。

转眼间十几天过去了,算一下时间,孙刚变成乌鸦已经整一月了。

按照中国的惯例,今天是孙刚的满月,正常情况下,是家人围聚在一起,祝福新生儿的日子。孙刚看了看自己的翅膀,又看了看自己的爪子,不由得感到一阵蛋疼。

奥,还好,经过仔细验证,孙刚确认了自己的性别,雄性。虽然是只鸟,孙刚还是很在乎自己的性别的,因为他不敢想象,自己被一只硕大的雄乌鸦压在下面的镜头。

“哗哗”的声音又响起来了,看着岩洞外面瓢泼的大雨,孙刚趴在地上索性把头缩进了翅膀,这样的天气总不能出去找食物,还是睡一觉吧。

这十几天的时间,孙刚把周围探索了一个遍,会飞的优势体现无疑。

这方圆几百里,在高空望下去,几乎都是郁郁葱葱的大树,一条蜿蜒的大河穿过树林,流向远方。

河水中各种大鱼,鳄鱼,巨蟒,甚至在空中孙刚还看到两条几十米的巨蟒在交配缠绕,大树间数不清的藤蔓和蕨类植物,繁多的毒虫和爬行动物,再加上几乎一天一次的大雨,孙刚初步判断是标准的热带雨林。

但是具体位置却不知道是在哪里,因为方圆几百里,只要是眼睛能看到的,能称之为人类痕迹的地方,只有那间自己逃出来的木屋。

很奇怪,自己竟然有些不愿意离开那个女巫太远,想起她时竟感到很亲切,这让孙刚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这一具身体,跟这个女巫关系很深吗?

按理说自己应该远离女巫,赶紧找到有人烟的地方,返回人类世界啊?

当然,雨林中也有土著人类存在,不足一米五的个子,黑黑的皮肤,根本没有衣服的概念,爬树倒是很灵活,像猴子般灵巧。

不过这真的不能算作人类啊,这些人连居所也没有,晚上就住在树上,走到哪里就住到哪里,实在要算,顶多算是野人。所以从他们身上,孙刚无法判断自己所处的到底属于哪个世界。

对于那木屋中的女巫,虽然在心底孙刚还是能感到有一丝丝的亲切,却是孙刚不愿意冒险接触的,毕竟在那里呆了半个月,那个女人制作的闪电囚笼,还是给孙刚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孙刚后来发现自己竟然能够感应到这个女人的位置,这真是一个好的发现啊,这个女人不好惹,还是离得远一点为妙。

瑟西.米蒂亚在经历了半个多月的倒霉事件以后,终于把自己的霉运给分离了出来。看着手里玻璃瓶中一团翻滚着的黑烟,瑟西知道自己捡到宝了。类似于命运的力量,再加上独有的黑暗属性,让一直修行黑魔法的女巫垂涎不已。

瑟西给附近的鸟雀加上了探查之眼的法术,所以这几天孙刚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瑟西的眼中。这是一只智慧极高的魔宠,拥有吐出高温火焰的能力,生命力极强大,身体的速度力量都可以超过一般的血族了。

最关键的是,它的叫声,拥有黑暗,霉运,死亡的力量,这就是对着谁叫谁倒霉的节奏,如果面对敌人叫上那么几声,那样还需要自己出手吗?敌人估计都会被自身的法术反噬死。

可是为什么自己无法指挥自己的魔宠呢?无论怎样检查,契约都没有任何问题,该怎样让这只乌鸦听从自己的指挥,瑟西.米蒂亚感到很伤脑筋。

尤其是瑟西看到孙刚每天早晨在岩洞晒完日光浴以后,用一只鸟的形态练习八段锦的时候,就感到头更疼了,这还是一只魔兽吗?魔兽知道把蛇用火焰烤熟了吃吗?

瑟西.米蒂亚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呼唤自己这只怪异的魔宠,不断释放自己的意志,要求它归来,回到自己身边。

可是探查之眼传回来的结果却是,孙刚该干嘛干嘛,在瑟西呼唤的时候,连翅膀都没有颤抖一丝,也就是说,不是这只魔宠在拼力抗拒自己,而根本就是自己的呼唤和命令无效。

不是已经把霉运的力量给分解出来了吗?为什么会这样?以前是没有强力魔宠,现在是有了极为强大的魔宠,自己却无法命令,老师传授给自己的知识当中,没有这方面的解释啊?

瑟西.米蒂亚疯狂的翻看着一切关于契约魔法的书籍,终于在暗黑大法师修斯关于《契约魔兽的介绍》一书中,发现了一段自己一直忽略的文字,“订立契约的法师等级太低时,与高等魔兽订立契约,必须要在高等魔兽完全同意的情况下订立,否则即使契约成立,也会有其他未知情况的发生。”

难道是自己的等级太低?而自己契约的魔兽等级太高?作为七级的强力女巫,瑟西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等级会过低这个问题,自己的等级,就是和巨龙订立契约,也不会太低啊?

可是找遍了所有的原因,瑟西尽管不想承认,心里面还是隐隐的感觉,也许这才是事实的真相。可是这样强大的魔宠怎能放弃呢,瑟西有一种感觉,这将是自己此生最大的机遇,如果放弃,自己会失去最重要的东西。

作为月之女神最宠爱的女巫一族,在瑟西.米蒂亚六级的时候就觉醒了这种能力,对于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件,会有模糊的感知。于是瑟西带着绘有五角星的契约卷轴,来到了山崖下。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