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游戏竞技 > 半精灵游侠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进阶条件

第一百一十三章 进阶条件

竟然是塔灵?

索恩听到安德丽娜的回答,神色微微一怔。

他一边将空出来的一只手悄悄地向某个柔软处滑去,一边回想着关于塔灵的简单资料。

塔灵是一座完整巫师塔的核心标配。

它的主要作用就是负责塔内的正常运转,就像贵族宅邸的管家一样,但是它却比管家更忠诚更加智能。

不过,它并不属于构装生物,而是通过炼金术,用一个强大的灵魂作为核心,将其灌注于巫师塔内,从而使整座巫师塔变成一种炼金生物般的存在。

而且,这种以灵魂晶石作为载体制作的高智能生物还拥有非常强大的终端运算能力。

就像现代化的计算机一样,可以协助巫师解析推演各种法术、储存庞大的知识体系以及进行各种数据模拟和加强巫师塔的防御和攻击手段。

强大的塔灵甚至能够通过影像模拟出一场完整的战斗过程。

如果昨天晚上的战斗拥有塔灵这种高智能生物的话,夺心魔维克兹就不会守在元素池旁边胆战心惊地控制能量传输。

安德丽娜也不会依靠自己的大脑用复杂的法术公式去推算那名高阶枯萎者的防护手段,最终因疲劳过度而昏迷过去。

他们只需要地精巫师玛尔维莎守在眼前这个拥有上帝视角的水晶球旁,看着那些闯入高塔的狂妄者们,再对塔灵下达一道道正确的命令,就可以轻松完成这场战斗。

因为这个类似终端智能,还拥有终端云计算能力的塔灵会精准地完成主人下达的每一条指令。

这也是为什么,完整的巫师塔就是一座战争要塞,一座可以充当威慑力的战略武器。

对于塔灵来说,巫师塔就是它的躯体,而它就是巫师塔的灵魂,所以在元素池能量充足的情况下,它控制自己的身体,自然是如臂挥指,轻松自如。

由此可以看出,塔灵对于一座巫师塔有多么的重要,但同样它的制作难度也让大多数巫师望而却步。

因为想要制作塔灵,除了掌握必备的炼金术知识外,还需要一道强大的灵魂为核心,灵魂晶石的强度便决定一个塔灵的上限有多高。

通常来讲,唯有那种生前实力过达到天命传奇的灵魂才是制作塔灵的最佳材料。

至于传奇以下的,有很大几率在制作过程中崩溃而导致消散,或者制作出来之后,功能没那么齐全。

在翡翠原野的玩家群体中,连英雄层级的职业者都还没有诞生过,更何况是获得一道到达天命传奇的灵魂。

对于索恩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是这件事如果发生在神秘的地精巫师玛尔维莎身上的话,他倒是有点相信。

同时,内心也开始有点期待她到底该如何获得灵魂晶石,又如何去制作巫师塔的塔灵。

想到此处的索恩立即回过神来,准备去找地精巫师询问。

不过,当他感受到怀中微微颤抖的娇躯,以及掌心传来的那宛如丝绸般柔滑的触感时,他又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于是他不由自主地深吸一口气,拥有专长的他指尖开始灵活地在安德丽娜的衣襟内一点一点地滑动。

这是他与安德丽娜第一次如此亲近,也是安德丽娜第一次任由他这么肆无忌惮地作为而没有任何抗拒,所以他肯定是不愿意放弃这令人愉悦的享受。

慢慢的,索恩将手指触碰肌肤的频率加快了一点,然后安德丽娜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他可以明显感觉到怀中的佳人那明显绷紧的身体就仿佛轻微触电了一般,不停地轻轻颤抖。

“呼~”

安德丽娜的呼吸随着索恩指尖的滑动因急促而微微喘息,披散的长发变得凌乱,洁白光滑的面颊上也浮现出了一抹羞红。

她不由自主地深吸一口气,随即轻轻地闭上美眸,靠在索恩的怀里。

有那么一瞬间,安德丽娜仿佛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融化在了索恩怀里的一样。

这种感觉就好像几乎被冰冻的身体,在这一刻完全融入了热水之中,一种舒畅的感觉源源不断的从身上散发开来,带着酥痒与欢愉缓慢的延伸。

于此同时,她整个身体再加上疲惫的大脑,导致她全身开始变得软绵绵的,脑袋也昏昏沉沉,根本使不上一丝力气。

最终,满脸红晕心跳加速的安德丽娜还是挣扎着从索恩的怀里钻了出来。

因为她明显感受到索恩一点都不老实的手指已经开始向她小腹滑去。

所以,她有点怕了。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真的非常疲惫,这种疲惫更像是来自灵魂深处,让她头晕脑胀、昏昏欲睡,所以她害怕承受不住索恩接下来的冲击。

当索恩察觉到安德丽娜柔软的娇躯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去强行阻挡,而是选择把肆无忌惮的双手收了回去。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加快的心跳,然后故作镇定朝着慌乱的安德丽娜望了过去。

既然安德丽娜有点放不开,那么他也不会强求,况且她如今的身体更像是大病未愈,这个时候剧烈运动的确不太合适。

虽然索恩心中是这么想的,但是在他望向安德丽娜的一刹那,眼珠子再也无法挪开了,平复的心跳再次加快,嘴里也浮现一股口干舌燥的感觉,刚刚的想法也因冲动而快速被驱散的一干二净。

此时的安德丽娜仍然是被一袭雪白睡袍掩映,红晕的面容、凌乱的发丝、起伏的胸口以及从半启的玉唇中发出的微微喘息,诱人的画面给索恩带来了最为强烈的视觉和听觉冲击。

紧接着,目光下移的索恩瞬间发现安德丽娜领口处向下的衣扣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他解了一半。

缝隙内蹦出来的两团白皙在胸口的起伏中,晃的让人眼晕。

他终于忍不住了。

只见他伸出手臂,带着点霸道意味的把安德丽娜的娇躯再次搂在怀里,然后凑到她的耳边,嗅着令人迷醉的幽香小声说道:“我馋你的身子了。”

在索恩的印象中,安德丽娜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行为举止,都显得非常保守。

但是眼前的安德丽娜却突然呈现出了另一幅不一样的画面,以至于直接把他深深地吸引住,不能自拔。

这种迷人的诱惑力让他根本就不想去刻意的把控自己的身体,他只想将心中的冲动尽情的施放出来。

“嘶!”

索恩在她耳边的低语刚落,便立刻察觉到腰间的软肉被突然揪住转了一圈,疼得他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安德丽娜一双美眸嗔怒地瞪了索恩一眼,趁机从他怀里钻了出来,连忙把凌乱的睡袍整理好,将动人的春光全部遮挡。

然后迎上索恩逐渐恢复平静的目光,递给他一个不要心急的眼神。

接着,满面红晕的安德丽娜伸手抚了抚额头凌乱的发丝,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笑意,微微摇头柔声说道:“人家身体都没恢复好呢,还是改日吧。”

…………

翡翠之塔,第十二层。

夜幕降临,闪烁的繁星洒满天空。

索恩领着安德丽娜来到地精巫师玛尔维莎的身边。

坐在一张单腿转椅上的玛尔维莎注意到两人的身影,于是扭过身来,先是打量安德丽娜一眼,看到她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神色一松,将目光锁定在索恩的身上:

“索恩,你看到了没,我都向你保证过了,你的女朋友绝对不会有事,你还不信,昨天晚上那恶狠狠的眼神就差把剑架到我的脖子上。”

“不好意思,当时是我冲动了,我向你赔礼道歉。”注意到安德丽娜满含笑意的美眸,索恩神色略显尴尬的对着地精巫师说道。

“算了,本女王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懒得跟你计较了。”玛尔维莎看到索恩赔笑的尴尬神色,挥了挥宽大的衣袖,迎上安德丽娜,询问道:“那两张塔罗牌带来了吗?”

“带来了。”安德丽娜点点头,便将手中的两张巴掌大小的卡牌递了过去。

“你们两个知道这两张塔罗牌叫什么名字吗?”玛尔维莎接过安德丽娜手中的两张卡牌沉默良久,缓缓说道。

“不太清楚。”索恩与安德丽娜对视一眼,随后开口回道。

这两张塔罗牌正是他与安德丽娜一起探索这座高塔时,在伊文德尔的尸体旁发现的。

当时,这两张卡牌处于一正一反摆放。

很显然,高塔的原主人伊文德尔至死都没有翻开第二张。

根据他的遗言让他们知道,这两张卡牌是这个巫师利用余生的生命占卜出来的结果。

“这是两张皇冠标记的至高牌,象征着多元宇宙的自然力量,同时也是整套牌组中最强力的牌,只要是被预言师翻出皇冠至高牌,往往就意味着揭示的信息有很大的可信度。”

玛尔维莎用食指与中指夹着两张卡牌,走到高塔的窗前,望着漫天繁星,语气透露出一股不知名的滋味,缓缓说道:

“伊文德尔这个笨巫师倒是小瞧他了,没想到他临死前,还送了我们一份这么大的礼物。”

“那么,你知道这两张牌代表的什么意思吗?”安德丽娜看着地精巫师有点落寂的背影,出声询问道。

这两张卡牌是她与索恩闲聊时突然想起来的,于是便与索恩一起来到了这里,拜托她帮忙解惑。

“洞察者组织中,精通各种预言术,自然也掌握着维斯塔亚人发明的塔罗牌,尽管每副塔罗卡套牌的工艺水平会有所差距,但是揭示未来的力量却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这也是为什么伊文德尔至死都没有翻出最后一张牌,因为第一张牌已经揭示了他的未来。”

玛尔维莎取出第一张卡牌,向两人揭示道:

“这是塔罗卡套牌中,十四张皇冠至高牌之一的‘崩毁之人’,代表的是落魄、失败和绝望,因为失去了重要的人和事,导致自己的人生变得不再完整。

这张卡牌几乎揭示了伊文德尔的一生,从他落魄的巫师学徒生涯,到进阶天命传奇时的失败,最终绝望的留在瀑上镇苟活。

所以他承受不住真相的打击,以至于没有勇气再去翻开第二张卡牌,因为他不想看到另一个他自认为的残酷真相。”

玛尔维莎说完,望着第二张至高牌,颇有感触地叹了一口气:“可惜的是,如果他看到这张牌的话,或许就不会选择轻生了,因为这个真相一点都不残酷。”

听完玛尔维莎的分析,索恩与安德丽娜对视一眼,均保持着沉默。

“那第二张牌呢?”安德丽娜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第一张从伊文德尔临死的遗言就可以看出,所以她很好奇第二张揭示的是什么未来。

“第一张牌算的是伊文德尔自己的未来,而第二张皇冠标记的至高牌揭示的就是我们所有同胞的未来。”玛尔维莎转身回到圆凳上,神色凝重地盯着第二张牌,向两人解释道:

“这是塔罗卡套牌中,十四张皇冠至高牌之一的‘先知’,代表的是智慧上的启迪和渴求,也就是说未来发生的任何事,都取决于我们自己是否拥有聪明睿智的头脑,而不是这个世界的厄运与好运两位女神。”

听完地精巫师分析的第二张牌,索恩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无法理解这张牌的真正含义。

“你们听说过命运钱币的故事吗?”玛尔维莎似乎是察觉到两人眼中的困惑,于是接着问道。

“我知道一点。”安德丽娜沉思片刻,说道:“一个很久远古老的传说向我们揭示了,运气在每个人的生命中扮演相当重要的地位。

幸运女神曾用古幸运女神太姬的遗留物铸了一枚钱币。

当每个新生的宝宝诞生到这世界上时,幸运女神就会丢这枚钱币,让厄运女神猜是月亮,或是斗篷。

如果厄运女神猜对了,这个人的余生就会被不幸所诅咒,如果祂猜错了,幸运女神就会对这个孩子微笑。

但是对于某些奇特的生命,这枚钱币掉下来时是站着的。所以这些人可以自己铸造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们的力量远比命运的羁绊还要强。”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想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命运之外的人,每个人都拥有在这个世界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索恩眼皮跳了一下,似乎会意了地精巫师的意思,于是说出自己的想法。

“没错,没想到在巧合之下,竟然被伊文德尔把我困在心中多年的迷雾驱散了,让我看到了未来的一丝转机。”

玛尔维莎郑重地将两张塔罗牌收起来,转身对两人露出一丝微笑,接着抬头将目光投到索恩身上:

“原本我打算拜托你去南方王国一趟,在那里有一个比较不错的灵魂晶石可以用来制作塔灵,但是看到这张皇冠至高牌以后,我又有了更好的选择。”

“更好的选择?”索恩望着地精巫师因微笑而露出的两颗小尖牙,神色不由一怔。

“没错,更好的选择。”玛尔维莎掏出一枚古朴的圆形方孔钱币,抛到索恩手中:

“你去暮光镇一趟,找到一位叫做卡拉卡拉的位面商人,然后把这枚钱币交给他,就说用它来换一颗传奇级别的灵魂晶石。”

但是对于某些奇特的生命,这枚钱币掉下来时是站着的。所以这些人可以自己铸造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们的力量远比命运的羁绊还要强。”“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想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命运之外的人,每个人都拥有在这个世界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索恩眼皮跳了一下,似乎会意了地精巫师的意思,于是说出自己的想法。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