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ODU小说搜读网 > 历史军事 > 演武令 > 第七十二章 心主喜,怒伤肝

第七十二章 心主喜,怒伤肝

后堂练武厅中,杨林见到了霍元甲。

这位津门大侠静静的站在兵器架前,若有所思的模样,一身宽松的灰色长袍,笼在身上,随风轻轻飘荡。

能看得出,宽大的骨架子外边,其实已经变得微微干瘦。

因为刚刚服了药的缘故。

霍元甲的气色好了许多。

只不过,在杨林看来,他的脸色仍然显出蜡黄色,一双眼睛略显浑浊。

以杨林耳濡目染一些浅显的中医水平来看,这是肝肺都出了毛病。

身体到了这个地步,其实真的不能到处奔波了,而是要荣养在家,一些润肺养肝的药物吃着,少动少思。

“不妨事的。”

似乎是看出了杨林心中所,霍元甲转过身来,笑着道:“我这咯血病,其实是养身病,你若是在意,它会折磨你寝食不安,要是不在意,也就这样了。

从九岁开始,我就没把这病当一回事,该练拳练拳,该比武比武。

当年父亲母亲都担心我长不大,结果呢,现在我活了四十多岁,还不是身体强健,力大如牛……

若真的有哪一天去了,那也是天意如此,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挥了挥拳头,破风有声。

冷然道:“当日,虹口道场的佐佐木不知从哪里得知我有病在身,句句不离病夫二字,可惜的是,我让他失望了,特意打断了他的一双爪子,嘿嘿。”

杨林哑然失笑。

这才知道,对外很讲武德,宽仁待人的霍元甲,在私下里原来是这副模样,一句话都会记得清清楚楚的。

这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武夫的傲气深藏在骨子里呀。

“霍师傅可是认得一个名叫秋野的日本医生,来给您开了药治病?”

实在是忍不住,杨林提醒道。

“你说秋野啊,那人倒是医者仁心,还替我检查过身体,开了一些养肺药物,算是热心肠。

不过,他开的药,被农劲荪一把全扔了,怪可惜的。”

霍元甲不以为意道:“其实,农老哥多虑了,我这病自己知道,哪里会去吃日本人开的药?不管他们是好意,还是恶意。

西医固然有自己独到之处,但只能看到表象,看不到内在……真实情况,还是因为我这功夫练岔了。”

说到这里,霍元甲长长叹了一口气。

忽然转了话题。

“依我看,杨师傅步落梅花开,吐气有寒霜,是不是已经练成了梅花拳的寒霜吐息术,现在感觉到心脏时时发冷?

并且,对世事人情都感觉到隔膜,提不起太多兴趣的样子?”

咦……

杨林心中一动,还真是如此。

当日双桥一战,自己看起来没什么不妥,但却淡漠得有些过份了。

无论是惊惧,还是感动,或者说对所遇的人和事,心里都没有太多波动。

甚至,血手卜沉和青龙龙一设下陷阱,拉塞尔引人入伏,种种事情,都没有在他心湖之中激起一些波澜。

只是顺手杀了,就像杀死一些猪猡。

他本以为,自己是因为在幻境空间之中杀的人太多,经历的时间太久,而导致看世界的目光也不一样,现在醒觉,才知并非如此。

一个人,再怎么增长阅历,看破世情,总不会连本性也跟着一起变。

而且,还变得挺快的。

要知道,这两天,他都不爱调戏小蘑菇了……

甚至,对于英吉力那如花似玉的萝莉小公主,也颇有点坐怀不乱,爱搭不理的感觉。

来自于那个地球一家人般的和谐世界,杨林对于外国人,总的来说,并没有太多偏见。

身为大国子民的强大自信,看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既不会崇拜,也不会仇视,只是平常心看着而已。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眼光,看着小美女总会感觉赏心悦目啊……

气血方刚的年纪,心潮再平,再怎么样也会有些绮念不是。

这无关其他,是男人本能。

奇怪的是,他看着玛丽莲时,是真的有些古井无波了。

看自己这个世界的父母,也是淡淡的……

从来没有太多考量过他们的安危和命运,在上海是不是能生活得下去?

接下来,又要如何发展?

清帮如果上门报复,他们又将如何应对?

这些还真的没有仔细想过,似乎是全不关心。

‘原来,我在出了演武幻境之后,就有些出问题了。’

经霍元甲一言提醒,杨林立刻知道自己哪里出了毛病。

难怪当初周宏义杀了鞑子皇帝之后,就无声无息的隐居荒山。

一方面,也许是想要保持最大威慑力,不让清廷找到自己,化身成一把悬在所有人头顶上最锋利的刀。

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周宏义本人已经对世事,提不起太多兴趣,也不太关心徒弟子女的命运。

世情如霜,人心孤寂……

也许就是如此。

“原来如此,看来是寒霜吐息术的缘故了。”

杨林眉间带着浓浓霜意,眼神波动了一下,奇异的是,他竟然连担忧自身的情绪都不太多,就好像一个机器人。

霍元甲紧皱眉头,想了想,又道:“其实也不用太过担心,最多是有一段时间的不适应,性情也淡漠一些,倒不会变了本性。”

他摇了摇头,自顾自的摇头叹息:“想当年,我为了练习霍家迷踪拳的一口吞天气,以怒生火,肝火大旺……再强肺吞气,实力大进,打遍津门无敌手,比你现在的情况还要不堪。”

虽然过去了许多年,霍元甲似乎还能记起,当年的痛苦。

他年轻那会暗劲初成,一手迷踪拳,那是又快又狠。

能打死就绝不打伤,切磋之时,也不懂得留手,简直是点火就爆,目空一切。

四处树敌之后,终于报应当头……

其实,在他成年之后,咯血症已经大有好转。

可惜,因为练了吞天气,实力大进的同时,肺部再次恶化,就再也无药可医。

这些年,也只是凭借着各种养肺药品和食物,吊着养着罢了。

这一点,他是心知肚明的。

“难道,各门各派强练内脏的法门,都有着种种缺陷。”

听到这里,杨林心里拔凉拔凉。

霍元甲强练气功,肝肺两损,他怀疑,就算是没有所谓的日本人下毒事件,对方其实也活不了多少年。

自己如今这个领悟自梅花拳的寒霜吐息,看样子是伤在心脏,主情志淡漠,按西方的说法来说,就是“失乐”。

心主喜,你连喜欢的人和事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个什么劲?

总有一天,会变成无喜无悲的大魔头。

“这其实属于古法练气术,以七情入道,古时候,总是在典籍上面看到有谁练功入魔,讲的就是这个。

今人练武修道,早就摒弃了这种法门了……

我不知道,杨师傅到底是得了哪一家梅花传承?但能够以弱冠之龄筋骨大成,步入练脏之暗劲层次,实在是非同小可。

一得一失之间,也不好说亏到哪去?”

顶部 设置 目录 收藏 底部

设置 X